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RECORD 2

*人工智慧AU (梗來源:機械姬Ex Machina)--我覺得腦洞有點扭曲啦,慎入!

*前篇連結: RECORD 1

 


明樓工作的地方並非在中央國家研究院本院,而是一個獨立出來的分院,位在偏遠的山區內,光是來回路程就得花幾個小時。基於現代社會對人工智慧還存有許多倫理與道德上的爭議,以至於他們的計畫目前並未公開、在研究院內部也罕為人知。

 

這座被戲稱鋼穴的分院,平時少有人跡,因為這項計畫人力物力在初期就已完成大半進度,現今事關成敗的是明樓的研究,至於那些瑣碎的維修工作也無需太多人員,所以基本上除了明樓、他的助理明誠、四五個研究員、維修部與警衛外,鋼穴猶如一座陰森靜謐的水泥空城。

 

 

RECORD 2

 

「不介意我寫筆記吧?」明樓抬起手裡的筆記本與原子筆向他示意。

 

「不介意,可是為甚麼?」

 

「我想記錄下來。」

 

「你記不起來?」王天風認真地問,讓明樓感到有些自尊心受創。

 

「以防萬一而已,我可能會遺漏一些東西。」

 

王天風看起來並不了解他的意思,但他也沒再說甚麼,只是淡淡說了一句:「我記得我們每一句對話。」

 

這句話說得很輕淺,卻讓明樓不禁臆想,若他們都記得發生的每一件事跟每個細節,那生活會不會變得痛苦難耐、無法忍受?人會忘記,因此減輕了生活的重量。

 

王天風忽然一問,「你記得最初的記憶嗎?」

 

「嗯……」明樓稍微回憶了幾秒鐘,「太久了,有點記不得了,不過應該是在維也納,跟我的家人一起,那時候我才小學,那年暑假我們全家到維也納避暑。」

 

「家人……」

 

「是的,家人。我以後可以介紹給你認識,如果你想的話。」

 

「我沒有家人……」

 

「我可以當你的家人。」

 

「不行。」王天風立刻堅定地回絕他,「家人意指有血緣關係的人,我們長的並不相像,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機率不會是親屬。」

 

「但不一定要有血緣關係也可以做家人。」

 

「你要跟我結婚?」王天風仍舊用他波瀾不驚的語調說。

 

「不、不,當然不是,」明樓噗哧一聲笑出來──非常荒唐,可是這的確符合邏輯。機器人跟人類結婚?風俗習慣上同物種才能結合,才具有繁衍後代的生育能力。但隨著時代的演變,誰知道會不會有機器人婚姻法?說不定機器人也能孕育生命?到那個時候,世界肯定大同了。

 

他的喃喃低語打斷了明樓奔馳的想像力,王天風盯著自己蒼白的手指,像在思索,「我的記憶……我有時候會回想……但我只能記得一件事……」

 

他抬眼直視明樓,隔著玻璃,那道澄澈的目光依舊毫無阻礙地映入明樓眼底,「我最初的記憶……是。」

 

 

「我很榮幸。」明樓的臉上不自主泛起微笑,眼角彎得十分美好。

 

明樓知道第十三號只是在直述事實,但他還是忍不住跌進那一汪潭水。他應該向上面表揚那些製作仿真眼球、仿真人體的研究員,這足以以假亂真了;但他又想,這項研究似乎不應該把人工智慧的外型做的太逼真,即使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模仿人類──人類的行為模式、邏輯思路。

 

為甚麼我們試圖要做一個有人類意識的人工智慧?而不是具有高超運算技術及效率的機器人就好?為甚麼要像人?為甚麼要模擬人類的思考方式?──這當然皆出自於人性,為了使計算機更靈活與更有效地替人類服務。而且這些問題向來困難──因為人的智慧與機器的智慧很難截然分開。這些大哉問讓明樓過去讀碩博班的時候吃足了苦頭。

 

「你對此有甚麼看法?」

 

王天風聳聳肩,「放心,我想我沒有印痕作用,又不是鴨子,不會認你當媽。」

 

但事實上你會,明樓表面上笑著,內心卻暗想。即使你不是哺乳類,我們創造你就是為了讓你融入人類社會,所以輸入的程序迫使你自主學習人類的生活與互動模式。他好奇的是,王天風會不會有感覺

 

王天風盤腿坐在地板上,明樓也跟著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你剛才說你有家人。」

 

「是的,我現在……上有一個大姊,下有兩個弟弟。」明樓不太清楚他想表達甚麼。

 

「你看過很多人嗎?」「算是吧。」

 

「我沒見過其他人。」如果明樓沒看錯,王天風的表情似乎有些沮喪──這倒是明樓第一次看到他除了譏諷以外的表情。「如果你忘記我了,我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

 

「你從哪得來這個結論的?」

 

「如果你忘記我,就沒有人知道我,那我不就等於不存在?」王天風稍稍提高了音量,有點嚴肅地質問他,「如果你記不起來一件事、一個人,你怎麼確定他真實存在過?如果沒人記得你,你是不是等於沒活過?」

 

被一連串的哲學問題衝擊,明樓忍不住想,如果王天風是個人類,說不定會是個哲學家,或而且會對人工智慧非常反感。明樓與他聊了許多關於存在意義的看法,事實上他們相談甚歡,一邊辯論一邊爭吵,不知怎地讓明樓有種似曾相似的感受。他離開前對王天風說道──

 

我不會忘記你的。」

 

 

END RECORD 2

 

明樓回到他研究室的附屬休息間,他今天已囑咐明誠帶上幾套換洗衣物與生活用品,他準備住在堡壘一段時日,全心投入這項工作。

 

明樓研究室有裝設第十三號房間的監視錄影器,他與第十三號的對話都會詳細記錄於影像之中。他盯著發散淡藍光輝的液晶螢幕,王天風躺回他的床上──接上充電裝置──他的手臂緊貼身體兩側,兩隻眼珠偶爾骨碌碌地轉動,不經意地瞥向隱藏的監視鏡頭的方向,有那麼一瞬間明樓覺得他們四目交接。

 

一整晚明樓都在想那雙眼睛。

 

王天風會夢見電子羊嗎?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