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雙毒AU/ 弱點

*現代AU段子,若有OOC都是我的責任

*為"毒蛇的金蘋果"的前傳

*那啥暈針梗....我為甚麼寫出來了....第一次燉肉請見諒

*就是個PWP

 *暈針小知識: 暈針最普遍的症狀之一,當一個人看到針管,扎在身體上,甚至連扎都還沒有扎,身體立刻產生一連串反應:恐懼感先刺激交感神經系統,先心跳上升,血壓升高→然後進入迷走神經過度的矯正(vasovagal reflex),瞬間心跳變慢,再刺激腦部分泌鬆弛血管的激素,然後血壓降低,進而昏倒。大部分的暈針都發生在打針那一剎那的2-3秒鐘之間,然而有報告指出16.7%的人不見得馬上暈倒,可能在餘悸猶存,打完針後5到30分鐘才發生。這也是為什麼建議大家打完針在現場休息30分鐘,沒事再回家。---網路資料




王天風為數不多的弱點之一就是暈針。

 

明樓──極其有幸地──在大學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弱點。

 

說來有趣,大學入學當天,明樓先去住宿處放置行李──他沒抽到學校宿舍,在附近租了一間房,雙人合宿,室友還是在學校的新生論壇上找到的。他進房門時,他的室友顯然已經來過了,而且早早布置好了一切。

 

明樓看著井然有序的客廳,心裡就冒出兩個字──潔癖。但作為室友來說,潔癖是好的。明樓瞥幾眼、草率地下了結論,就趕緊回學校參加新生體檢。

 

體檢的新生人龍排的很長,明樓前面的同學不耐煩地抖腳,讓他也不禁心浮氣躁。

 

他剛抽完血,正要離開,就聽到前面一陣騷動,湊近一瞧,竟是他排隊前一位的那個抖腳的同學暈倒在地,一陣手忙腳亂,護士拿著個人資料表來問明樓,這資料上寫的住處在哪,興許是想讓住附近的同學能夠照顧他一會,因為暈針通常暈個五分鐘就醒了。

 

明樓定眼一看。這不就是我家嗎?

 

結果,明樓一個人把這位新同學──或是說剛認到的新室友──扛回家,這人個子不小,體重倒很輕,一張臉蛋乾淨清純,說不定也跟他同是跳級生。

 

 

明樓把人搬回家,這才發現他室友的房門鎖住了。真重隱私。

 

他先把人放到客廳沙發,然後翻著那人的外套口袋,沒找到鑰匙,便進一步翻他牛仔褲的口袋,前面沒翻到,便往後翻,摸進左臀部上的口袋。手感真不錯……

 

明樓摸到一半,腹部突然受到重擊,他疼得從沙發摔到地上。

 

「靠!你幹嘛!」他還沒反應過來,又被踹了一腳,一氣之下跳起來反擊。

 

「媽的小偷!敢進老子的房間!」

 

這就是明樓跟王天風第一次見面的情形。

 

 

明樓,三十五歲,明氏集團董事長,坐在明家大宅自己房間的大床上,回想美好的當初。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ಠ_ರೃ (長微博在此,請勿轉發)


王天風一巴掌拍飛了面前的稀飯。


_________

第一次燉肉.....哇寫完後深感燉肉是一件非常耗費精神卻又極其爽快的事....
突然好想寫大學AU哈哈哈哈
自從認識奕君兒後我的人生就往汙的道路一去不返了....
還不快入雙毒教!!!!!!!(崩潰)

评论(3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