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長日將盡

※主雙關,帶少許周關描述,車是雙關年下(圖片,失效請告知)。瞎寫自娛。


又名:關宏峰覺得他身邊都是狼狗系列

 

 

關宏峰親眼目睹命運三番兩次掐熄了他心裡的火光,不免再度墜入黑暗。

 

 

當抑制劑失效時,他找上了出生入死的警隊搭檔。 

 

關宏峰當時其實沒有選擇。與其說他找上周巡,不如說命運上門叩響了哀鐘。

這一切都不在他為自己設計的冷清藍圖裡;那天情潮是意外,周巡的出現也是意外。 

這件被刻意隱瞞的事被關宏宇發現也是意外。 

 

 

關宏宇暴跳如雷。他摔響了大門,嚇得心驚肉跳的關宏峰,疾步如風地衝來罵人,「關宏宇你甚麼毛病?」

 

關宏宇氣沖沖地繞過他哥,把外衣和圍巾甩在沙發上,捋了一把頭髮,深呼吸後面向關宏峰。到處都是酒精揮發的味道。

 

「你知道周巡今天對我,噢,不對——是對關大顧問——說什麼了嗎?」 

 

關宏峰面色略顯僵硬。 

 

「他不只說,還動手,我為關大顧問您示範一下唄?」 

關宏宇氣勢洶洶地走近他,大手一攔勾住了他的肩膀,用一種十分親密的方式在他耳邊呢喃。

 

「老關,我知道你在用藥,可是用多了對身體不好,這我說你老不上心,就讓別人在旁邊乾操心。」

「只要你開口,老關,我一直都是你的好徒弟、好幫手。」 

「就像以前那小日子一樣。」 

「老關啊……我很懷念那一陣,我們搭檔賣命的時候。」 

 

「我說都哪些日子啊,哥?」關宏宇的語氣輕挑得過分,尾音旖旎拖得韻味深長,一語雙關的詞被他咀嚼得狂狷不羈;他聽起來既不似周巡,也不像關宏宇;他的親弟弟忽然陌生得懾人。

 



评论(1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