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三毒/雙毒段子 騎術

雖然只是段子,但節操掉滿地,絕對慎入。


___


騎術

 

 

明台瞥見報章雜誌上賽馬的賭注專欄,偶然想起什麼似地,朝正在品茶的王天風說道。

 

“老師,我們什麼時候再比一次騎術,之前的勝負可還沒分出來呢。”

 

 

王天風聞言揚起嘴角。“還用比麽?我瞧你也沒什麼長進。”

 

 

“那次要不是您派我出任務,您肯定要幫我洗馬的。”明台賭氣地說。

 

 

原本在看報紙的明樓忽然悠悠地插進一句。

 

“這話我就不相信了,要不是瘋子讓你,你怎麼可能有機會。”

 

 

 

“大哥你什麼意思,你又不在場,那天我可是先超前了。”

 

明樓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小弟,意味深長地嘆道。

 

“王教官騎術可好了。 ”

 

 

明台詫異,沒想到他大哥還有稱讚王天風的一天。

 

“大哥,你跟我老師比試過?”

 

明樓放下報紙,在腿上折疊幾折,一副回味往事的模樣。

 

“向來所有術科、學科我都贏他幾分,但就騎術這一科我甘拜下風,明台,別小看你老師,他可會騎了。”

 

明樓就是有能道貌岸然說葷話的臉皮厚度。

 

混帳毒蛇。

 

王天風處變不驚,抿了一口茶,淡淡地開口。

 

“是啊,什麼樣的畜生都能騎。”

 

明樓嘴角抽蓄了一下。

 

 

明台聽至此已經糊塗了,怎麼有種似是而非的感覺。 而王天風又繼續說。“倒是你大哥,看他這樣就知道他不愛動,難怪身材走鐘,一年不如一年。”

 

雖然明台沒意會到王天風跟明樓走歪的對話,但他還是盡可能地想刷點存在感。

 

“老師,您知道明家也有馬場嗎?我可以挑幾匹好的——”

 

“知道,我騎過。”

 

“那您覺得怎樣——”

 

“不怎麼樣。”

 

“可——”

 

“不是吧⋯⋯”這次是被明樓打斷。“瘋子,我記得你興奮得緊,韁繩勒得可牢了。”

 

就逞嘴舌之快,奉陪。明樓訕笑。

 

 

 

“我騎過更好的。“

 

 

明樓啪一聲把報紙拍在茶几上。

 

“瘋子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王天風皮笑肉不笑地向著明樓。“不就是在談騎馬,明長官哪裡又會錯意了?”

 

明台也不明白,不就是騎馬嗎?何必要動那麼大的肝火?

 

 

 

 

 

明台睡前才領悟他大哥跟老師在講什麼,如醍醐灌頂,邪火一股腦朝下身衝去。

 

 

 

王天風打開房門,看到明台憋紅著一張臉,支吾其詞,腦袋裡又打什麼算盤。

 

王天風決意關上門,遠離他這個時而抽風的學生。

 

明台眼看要吃閉門羹,忽然智商一拋大喊:

 

“老師,學生明台虛心受教,請您重新教我騎馬!”

 

王天風被吼得懞了,還沒來得及回神,明台也還沒說出“馬已經備好了”,便聽見樓下客廳傳來一聲:

 

“阿誠,家法拿來,我重新教那小子怎麼做人!”




___

好久不見大家。期末考壓力太大忍不住寫了一段子。

雙毒這坑我是出不去了,只是研究所太地獄沒時間碼文,不然我這篇其實很想擴寫成雙毒肉啊嚶嚶嚶。


评论(2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