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思想犯 (三、託付)

反烏托邦 AU, 1984 AU

前文: 一、執法隊 

二、思想審查委員會主席

 

 

三、託付

 

 

會面的日子安排在王天風的輪休假日,不同於普通黨員一周一天的休假。他先拿著糧食卷開車去兌換物資,再下車步行,一路小心翼翼地避開監視器,來到郊區與化外區的邊界,是一個形同貧民窟的地域,幾乎脫離黨的管制,裡面多住著窮人、遊民跟乞丐,形成一個毫無法治卻又維持著巧妙平衡的生態系,一般黨員並不會涉足此區,除非是進行黑市交易。

 

王天風仔細思考過要不要赴明樓的約,畢竟這很有可能是個陷阱,手上資訊太少,消失十年的故人忽然現身,第一件事就是在這種灰色地帶會面,他無法確定來者善否,但他知道肯定不是甚麼好事──至少是無法在監視器前說的事。

 

王天風繞了近一個鐘頭,才找到指定地點,這裡即使在化外區也算是杳無人跡之處。雜草叢生的丘陵地中有幾棟廢棄住屋並連,王天風十分謹慎地在遠處觀察了一會,才走進從窗外可以見著人影的那棟房屋。

 

他推開門,吱呀一聲揭示自己的到來。身形碩高的男人靠在一張矮桌上,撫弄自己腕上的錶,他半個人被陰影壟罩,王天風看不出他的表情,但認得出這個人。

 

「進來吧,」明樓抬起頭,眼神在他身上燒出好幾個孔洞,「槍別握那麼緊,以免誤傷自己人。」

王天風避開明樓的目光,掏出打火機跟香菸,點燃了菸才緩緩開口,「我倒不知道這裡有自己人。」

王天風又把手插回了口袋。

 

「你來晚了,頂多十五分鐘,下午我有會要開,這地方也不能久待。」

「就算是執法隊也不常到這麼……隱密的地方。」王天風吐了一口菸,語帶保留。

「我今天來不是以黨的立場。」明樓皺起眉頭,遂然站直身體。

王天風輕笑,「那當然,約在這種地方,可有辱您的尊職高位。」

 

「王天風,我想請你幫忙。」明樓沒繼續搭理他的嘲諷,轉而開門見山。

 

王天風頓時目露精光,但他很快收起詫異,只是掃了明樓一眼,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我需要你幫我看好明台。」

 

「甚麼?」王天風現在不只驚訝,更語帶不信任與惡氣。

 

「明台現在在真理部工作,可是那裏並不適合他,我知道他待不下去,在這個時局他那種個性……」明樓欲言又止,「而且以我現在的身分,實在無法每時每刻都照顧到他,我希望你可以把他編到執法隊,讓他跟著你做事。」

 

「執法隊可不是哪家的收容所。」

 

「瘋子,我沒時間跟你吵,」明樓加重了語氣,後又放輕語調,「我知道他有能力,只要你願意栽培,我相信他。」

 

「你就不怕他跟著我更危險?你居然以為執法部比真理部安全?執法隊的訓練那麼嚴苛,你那個姐姐捨得讓他受苦?要是碰上叛軍,也是性命攸關的事,你們就捨得這個寶貝弟弟給我糟蹋?」

 

「要不是在這種時候,我也不願意讓他進執法隊……可是這裡到處都有人在監視。」

「你就不怕我也是?」

「如果你是,執法隊早就衝進來了」

 

王天風不以為然地嗤笑一聲,「為甚麼要找我?」

 

「我信任你,」明樓一字一句地說,很是誠懇。「我需要把他託付給一個我信任的人。」

 

 

王天風默不作聲,就只是瞪著明樓,卻也看不出他甚麼表情。

 

「你把我約到這裡就是想把弟弟丟給我?」

「這很重要──」

「我知道、我知道,明家子弟都很重要──」

「而且我便有理由見你了。」

 

 

王天風再度沉默,他深深地吸了一口菸。

明樓的狹長的雙眼在陰影裡一閃一滅。

他不經意想起了小祠堂裡的那台唱盤機。

 

經歷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後,王天風開口了,聲音帶著顯而易見的疲倦,像是突然衰老了好幾歲。

 

「十年了,明樓,」王天風嘆了一口氣,臉上卻看不出一絲情緒,講話平板的像念演講稿,聽起來卻又刺耳,「我真沒預期你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這種地方、這種時局,而你出現第一句話就是要我照看你弟弟──」

 

明樓啟唇欲語,王天風卻迅速抬手阻止他。「既然時間不夠,你就安靜聽我說──」

 

「我會照顧你弟弟,但不是為了你。」

「那小子挺討人喜歡,執法隊這邊也缺人手,但如果他實在不行,我會毫不猶豫踢他出局。」

「至於能保護他到甚麼時候,我也不能保證。」

 

「先別道謝,我認了這八輩子的霉運,就當欠你的。」

 

 

他們倆在王天風呼出的煙霧中對視。

 

 

「你的鬍子真難看。」

「我的政敵跟你有同樣想法,」王天風揚起嘴角,「他們說這鬍子太守舊、是舊世界的惡習,會帶起不良風氣,讓人專注於五花八門的外物,而忽略自己的本分與義務,有違黨的宗旨。」

「顛三倒四,胡說八道。」明樓語氣奇異,兩人緊繃的對話間忽然湧現一種輕鬆的氛圍。

「反正你下次也見不到了。」

「需要我處理嗎?你的敵人?」

「我的敵人可多了。再說──」王天風拋掉菸蒂,用鞋底捻熄它。「我還不至於要靠一個狗官才能立足黨國。」

 

「該開會了,明主席。」

 

「下次地點時間我會再叫阿誠聯絡你。」明樓脫下手套欲握手告別。

 

王天風卻沒伸手,僅是戴上帽子,甩門而去。

 

 

明樓望著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後。

 

一個人要經歷怎樣的事情才會變成這副模樣?

 

他又想──十年,似乎如此巨變也不意外,那個狂妄的慘綠年頭早就逝去了。

明樓思忖王天風至少還念及舊情,所以願意幫他這個忙,要不然他也根本沒有義務理會自己。

 

一股酸澀味潮湧上咽喉,心臟沉得徹底。

 

明樓戴上手套,揚長離去。


 

_________

稍微說一下,雖然算是1984 AU,許多設定沿用1984,但因為劇情需求所以我瞎編了很多東西出來,有看過1984的朋友們就請見諒一下~
這裡讓明台給老王照顧,是迫不得已的結果,因為1984的背景就是人人被監聽,人們互相監視,和文字獄的背景,明台雖然在新世界長大,但被明家教得很好,保護得很好,所以並沒有完全被黨洗腦,因此大哥怕他遲早會出事....大概就是這樣的設定!

WZZ一周年萬歲!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