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好好練箭!

*昨天看奧運男/女反曲弓射箭單人,帥的我忍不住腦補老師射箭....



明樓路過射箭社,正巧碰見王天風在為比賽練習。

 

王天風拉弓時手臂肌肉突起,形成一條充滿力道的強勁曲線;他的下巴微微揚起,眼神傲然,面色淡漠,臉部肌肉緊繃,牙根緊咬,嘴唇抿成一道刮人的直線;弓弦扯向後緊貼嘴角,飽滿的唇上壓出凹痕;目光如鷹眼般凌厲,即使一雙美目懾人,也不能阻止他整個人散發出萬夫莫敵的氣勢。瞄準圓靶,瞇起的桃花眼迸射殺氣,瞬間一發入定;那把弓向前傾倒滑出一個漂亮的弧度,拉弓的手掌瀟灑開展,握弓的手腕向下彎折;喉結滑動,像是屏氣凝神的獵手開槍過後鬆了一口氣,姿態冷酷得很性感。正中靶心──9,10,10。這一局下來他從沒出過黃色區塊,至此,王天風依舊面不改色,眼神卻略微柔和。

 

那時候他們倆還不認識。

 

而這一箭穿心同時射在靶上跟明樓的心眼上。

 

隔天明樓決定動用資金贊助射箭隊參加國際賽,而他呢,就假借經費管理人的身份隨隊出征,至於征服的是異國風情還是佳人芳心便看他造化深淺了。

 

國外。

“欸隊長,那個算錢的好像對你有意思欸?”郭騎雲捂嘴在王天風耳邊小聲八卦。

“出國了就好好練箭,重心給我放在比賽上,別還以為在學校裡練習,整天胡思亂想。”

“是!隊長!”

 

王天風朝明樓那瞥了一眼,那人正裝模作樣地處理身分文件。

哼,不就是那個在學校鬼鬼祟祟老窺我練習的傢伙嘛。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