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RECORD 6

*前篇連結: RECORD 1  RECORD 2  RECORD 3  RECORD 4  RECORD 5


 

 

RECORD 6

 

進門的剎那明樓十分吃驚,幾乎是倒抽了一口氣。王天風房間的牆面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黑色線條與輪廓,無一處空白,他仔細一看,才發覺那是鉛筆畫作,所有白色的牆面都被填滿,再細細一瞧,他從著名的地標發現那是巴黎的側寫:艾菲爾鐵塔、凱旋門、羅浮宮……圖畫既清晰又精準,如同解析度高的黑白照片,毫無差錯地刻印在牆上。

 

而王天風背對著他坐在椅子上。當王天風聽見腳步聲時,他並沒有轉身,而是低聲說道:「我以為你不會再來了。」

 

明樓不知道怎麼接話,他感到既窘迫又心煩意亂,開口時喉嚨裡一片乾澀:「這都是你畫的?」

 

王天風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又轉回去面壁沉思。

 

明樓看著那個纖細的背影──王天風又穿回了原本的白色棉衣褲。有那麼一瞬間他希望王天風永遠別轉過身,這樣他就不用去面對那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

 

 

我會死嗎?

 

明樓眼中閃過驚詫,「你怎麼會這樣想?」

 

「我有一種感覺……直覺。」王天風依舊背對他。「我會死嗎?」

 

「你不需要這──」

 

「告訴我會不會!」王天風激動地轉過身,朝他憤怒的吼道。

 

明樓覺得他今天有點反常,但事實上他自己也沒好到哪去。「人都會死。」

 

忽然之間,王天風的怒火很快地平息下來,回到一如以往的木然態度。

 

 

「你相信靈魂嗎?」王天風又這般突兀地問。

 

「靈魂在哪裡呢?真的有這種東西嗎?」他坐在床上,兩條腿懸空著晃蕩,看起來就像個擁有強烈求知慾的孩子。

 

「這我不知道,或許在腦袋裡吧,」明樓說,「目前還沒有人找到可靠的依據。但有科學家做過實驗,他們把將死之人放在大型的秤上,等待他去世,經過測量,他在死後的總重比死前還輕了七克,有人說,那就是靈魂的重量。」

 

他聚精會神地聽明樓的靈魂說,眼神近乎癡迷,漂亮的大眼睛眨了一下又陷入困惑,「可是……我也有靈魂嗎?」

 

「嗯?」

 

明樓還未理解他的意思,事情就發生了。

 

 

他下意識兩手扒在玻璃上,驚嚇的無法思考。王天風衝向他房間唯一的潛在凶器──掛在牆上的全身鏡。他一拳砸破鏡面,玻璃碎片匡噹匡噹四散,下一幕有如慢動作撥放,王天風拾起一塊巴掌大的碎玻璃,毫無猶豫地,準備往身上割──

 

「不!你這瘋子──」

 

明樓衝向門鎖,氣急敗壞地轉開它,開了門馬上衝向王天風。

 

來不及了。王天風已經割開自己的手腕,切開一道長達十公分的口子,他甩掉碎玻璃,輕輕撥開傷口兩側的皮膚。

 

明樓從後面擁住他,恰好看到這一幕,他兩手握住王天風的手臂,制止他可怕的行為。

 

「別這樣做……」明樓把臉埋在他的頸項,像負傷的野獸低啞地嗚咽,從背後摟抱的力道從未減少。

 

「有甚麼差別呢?我又不會疼。」

 

「我會……」明樓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痛苦。

 

 

「那你就不應該騙我!」王天風大聲咆嘯並推開他,明樓因這突如其來的一擊而重心不穩,跌坐在地。

 

王天風隨即跨坐到他身上,在明樓恢復反應之前賞了他一個聲音清脆的巴掌,「你仔細看看,明樓、你看看──」王天風顫抖的聲線喚回明樓的注意力,他聚焦在王天風展示給他看的手指──「你……」他瞠目結舌──他剛才都沒發覺──王天風的左手的小拇指少了一截,沒處理的乾淨的橫切面露出裡面的機芯與電線。

 

「我是……甚麼東西?」王天風的眉頭緊蹙,眼角泛紅,整個身軀像是承受不了巨大的壓力而微微發顫。

 

明樓告訴自己,它不是王天風。可是他不想失去他。他開始頭疼。明樓想起昨天跟上級開會的內容。他頭真的很疼。這一個實驗週期快結束了。剛才的巴掌讓他暈眩。快結束了……

 

 

「天風……」

 

似乎是這聲呼喚讓王天風冷靜了下來──但這並不一定是好事。

 

「別騙我,明樓。」他依舊坐在明樓身上,緩緩地低伏了身子,「那天……我一個人坐在床上思索,生命是甚麼?生命從哪裡來?靈魂又在哪處?是甚麼使我這般思考?」明樓想撫上他搧動的長睫毛,兩臂卻被王天風死死暗住,「然後我切開了……從這裡……到這裡……」王天風的手指從明樓的咽喉向下劃至胸膛,再至腹部,很輕柔,卻令人毛骨悚然,像魔鬼的誘哄,「我看到搏動的心臟……我想那是生命……但在我找到靈魂以前,生命就停止了。」他聽起來似乎真的很惋惜。明樓終於知道他切開了甚麼

 

「然後我想看看我自己的……」王天風看著自己少一個指截的左手小指,隱隱神色癲狂,「……然後我發現跟那隻狗不一樣──沒有血管、沒有肌肉組織、甚至沒有那些會噴灑而出的鮮血……」

 

事已至此,謊言皆是枉然。

 

「你……是我們創造的,技術上,你的確不是個人,你是人工智慧,有人類智慧的機器人……你是為了更崇高的理想而存在的,你是人類科學史上的一大進步……這些日子以來是我在測試你的完成度,測試你有沒有自主意識,測試你是否能達到我們的要求,像個一樣,能融入社會,你腦袋裡的類神經網絡可以使你主動學習,在學習互動與生活中更臻於至善──臻於人類。」

 

 

他說出口了。疼痛似乎減緩了些。這些話一但說出口就像洩洪的水庫般無法阻止其慣性。他這些日子以來的折磨、矛盾、齷齪的綺念、對未來的憧憬,在這一刻化成了煙。

 

他傷害了他。他們一直在彼此傷害。以前是,現在也是。

 

「你是人工智慧……是機器人。」

 

「對不起……」

 

王天風瞪圓了眼,緊抿的雙唇泛白。他早知道一切不對勁,但這又是怎麼樣的一個真相?

 

它連"怎麼可能"都問不出口,因為它絲毫沒有能反駁它的造物主的地方,它內建的智慧告訴它,這一切都是符合邏輯的。然後它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平靜。

 

王天風伸出手掌從明樓腹部向上撫摸,來到他的頸動脈處,用大拇指的指腹輕輕摩娑跳動的血管。

 

 

你又怎麼知道自己不是呢?

 

 

明樓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凝結了,渾身上下像跌入海水一般濕冷。

 

隨著王天風施壓的手掌,他以為自己就要喪命於此,就像那些希臘神話一樣。

 

 

僵持了許久,王天風慢慢鬆開了手,明樓開始大口喘氣。

 

「所以我會死嗎?」王天風平靜地問。

 

「嚴格來講,因為你是機器人,你不會死,我們只是會增修代碼、更新版本,然後刪除你的記憶……你的核心代碼還在,你會以另一種方式存活下去──你是永生的。」明樓不知道王天風能否理解。然後明樓又想──他當然理解,他那麼聰明。他覺得欺瞞已毫無意義,即使他會為此付出龐大的代價。

 

 

「甚麼時候?」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下一次開會的時候──」

 

誰憑甚麼能決定我的生死!」他突然又激動了起來。

 

明樓沉默不語。

 

 

王天風低垂的頭,明樓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伸手摸上王天風的側臉。

 

王天風抬頭,聲音沙啞,「死亡是甚麼樣子?」

 

「你不會痛……你不會記得任何事,死亡等於另一個開始,你又在另一個軀殼中重生。你會變得更完美,我保證。」明樓不知道怎麼說,他除了事實甚麼也說不出口,他不想騙他,可是這些事實聽起來又如此虛偽。他痛恨自己,他不知道自己能做甚麼,他再度感到無力。

 

「你是個理想主義者。」王天風露出一個類似於苦笑的表情。

 

「而我……只是個機器人。」

 

「但我不會有印象,不會有記憶,那還算是我嗎?如果我忘記了一切,我還算存在過嗎?」

 

「我不想丟失這些……這些記憶。」這是王天風第一次流露出稱之為脆弱的情感。

 

他們多麼相像,明樓想。他真的很想他。

 

他實在是帶有一點恨意的,畢竟那人走的那麼決絕。

 

 

明樓還是聽到了那句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話。

 

我不想忘記你……

 

 

明樓一手從他後頸攬過,將他的額頭輕置在自己的胸膛上,並緊緊擁抱他。

 

保存美好的東西太難了,它太容易溜走了。

 

END RECORD 6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