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RECORD 5

*前篇連結: RECORD 1  RECORD 2  RECORD 3  RECORD 4

*本章BGM:Kodaline - High Hopes


 

 

明樓總覺得事有蹊翹。

 

先是在巴黎深造的時候,他記得自己大學的專業是機器人學、自動控制那類的,但他碩博士卻是研修人工智慧──他只記得那渴望多強烈,卻始終不明白為何如此。當初明鏡反對他研究人工智慧,卻熬不過他一意孤行。後來明樓回國時,明鏡也極力阻止他到中央研究院帶領此次計畫,只想他到大學內任教,但仍然沒有成功。

 

再來,為何先前的資料好像總有缺漏?那個王天風──那個十三號,為何如此……熟悉?還有那道銜尾蛇的紋身,為甚麼先前的設計者要加上詭異的刺青?他總覺得一切事情都有個開端,並且現在也串起了所有細節,回到了那個開端──就像那條銜尾蛇所代表的意義──如17世紀的煉金術士兼物理學家SirThomas Browne所說的:「第一天應該決定了最後一天,就如蛇的尾巴應該回到自己的嘴巴一樣。他們都應該在誕生的同時完結,這真是一個異常的巧合。

 

巧合

 

明樓思索著這個字眼,對他來說,巧合只是代表他還未找出事情的真相、還沒找出規律與連結,因此一切看起來就像隨機而從未發生。

 

 

然而在他暫時遠離研究室、遠離王天風,釐清思路,以避免整件事情失控的同時,他也嗅到了真相。

 

那天明台剛好學校放長假,家裡四人難得一聚,原先餐桌上笑語不斷,直到明台好奇問起了明樓的研究,明樓知道大姊不喜歡他將研究帶進家裡,總是顧左右而言他,卻不小心洩露了他給第十三號取的名字。

 

他原本以為這無關緊要。

 

「王天風?」明台吃驚地瞪著大哥,然後在明鏡和明誠的眼神下知道自己說錯了話。

 

明樓覺得奇怪,太奇怪了,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了嗎?」

 

「沒事,就……好奇而已。」

 

太遲了,明樓已經起疑。晚飯後明樓把明誠叫到書房,不久明鏡被他們的爭執吸引過來。紙包不住火,尤其在像他這麼多疑而聰明的人面前。他有時候寧願自己別那麼聰明。

 

明鏡淚流滿面。明誠臉色凝重。而他面無血色地看著他們,為自己的平靜感到詫異。

 

 

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他曾有一個愛人,那人之所以跟第十三號同名並非巧合。王天風死在國外。那年王天風以優秀的成績申請到國外的研究所,那間研究所在人工智慧的造詣上頗負盛名。那時明樓專業還是機器人學,他對人工智慧不抱好感,並認定那將會是人類社會的隱憂,以及道德標竿的威脅;王天風顯然抱持著截然不同的想法,他認為那是科技不可逆之趨勢,人工智慧的誕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他們因此有過許多爭執與辯論。他們在王天風出國前大吵了一架。但這都不重要了,王天風客死異鄉。

 

因此明樓之後會選擇人工智慧也不是巧合。他沒有表露太多情緒,但那段時間他近乎瘋狂似地鑽研人工智慧,整個人變得既陰沉又寡言,沒人看的出來他在想甚麼。資質聰穎的他申請國家中央研究院的一項計畫。而他在實驗室裡足不出戶,到了廢寢忘食的程度──直到有天被發現他癱死在研究室裡──急救回來時卻因腦部缺氧,造成了記憶受損。所幸只是選擇性失憶。

 

那位醫生說──在承受太大的打擊而負擔不了的時候,大腦就會自然而然的發出指令讓他遺忘有關事情對心裡的嚴重打擊,所有的事情和有關的人,但是物品跟地點可能會有點印象,所以常常有人可以恢復失去的記憶,但是如果是選擇性失憶建議別讓他想起來,因為幾乎都是本人不願意想起的事物才會被忘記,甚至有人終其一生皆無法回憶起消失的那段過去。(1)

 

 

於是明家剩下的三人決定把過去藏起來。明鏡知道她大弟是多堅強、多不易流露情感的人,他幾乎是和她並肩撐起這個家,所以這次他們決定保護他──若回憶如此折磨,不如相忘於江湖。他們幾乎沒費太多力氣,因為明樓跟王天風本質上都不是熱衷紀念的人,他們只收起了幾幀相片跟兩塊對錶。明鏡把明樓和明誠倆送出國,讓明誠可以照看他大哥。

 

然而他們沒預想到的是,明樓在巴黎仍選擇研究人工智慧,以超乎常人的執著堅持著,他們更避免不了的是明樓回國後繼續接手他之前的計畫。

 

明誠差點來不及銷毀那些明樓署名的文件,還有竄改檔案資料,就為了消除那些痕跡,讓他大哥以為這只是一個因經費不足與進展落後而被迫中斷的計畫。通常這些繁雜的手續與資料呈報都是身為助手的明誠在處理,這項計畫也鮮為人知,明樓不疑有他。他們到目前為止也成功了。

 

 

 

看著王天風的肖像,明樓因此而想起來當初自己是怎麼親手毀掉那十二個機器人,他為沒有為它們取名字,除了臉部外也沒有太多仿真皮膚,其餘部分都是硬梆梆的金屬,這些都是為了在成功以前專注於目標,不受情感影響,但他還是忍不住給它們紋身──一條腳踝上的銜尾蛇。這都不是巧合。包括他到頭來還是愛上了王天風這個事實──無論他是否是機器人。

 

明樓想起那些實驗室裡的對話。

──「如果你忘記我了,我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如果你記不起來一件事、一個人,你怎麼確定他真實存在過?如果沒人記得你,你是不是等於沒活過?」

──「我不會忘記你的。」

 

到頭來明樓還是忘了

 

把那個曾經將他開膛剖肚的人忘了。他看著自己胸上乾涸的黑血,已經滲入他的皮膚無法洗淨。

 

他也明白了自己為何會研究人工智慧。這都不是巧合。

 

 

所以他理解錯誤了,那條銜尾蛇代表的意思比較趨近於SirThomas Browne的另一篇文章《塞勒斯的花園》裡提到的概念──萬物開始必須終結,所以只要根據天國的規條創造者與及當中的神秘數式,必然能夠再生。

 

至少他當時是這麼認為的。

 

High hopes啊……

 

 

這些記憶並非一時全部湧現,而是夜裡他躺平在床上時,左一塊右一片拼拼湊湊成型的,看著那些飄渺的、似假若真的記憶碎片浮動於眼前,他頓時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個謊言。他的人生從王天風逝去的那天開始,便從未真實過。

 

他彷彿沒聽到大姊跟阿誠的勸。隔幾日他回到研究室時,愣地盯著監視螢幕裡的人,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力,並且首次有了想嚎啕大哭的衝動。

 

 

──「我會想到你,想到你如果在我身邊會有多好。」

 

 

RECORD 5

 

(空白)

 

END RECORD 5

 

 

_________

(1)選擇性失憶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附上本章BGM:Kodaline - High Hopes歌詞 (來源)

Broken bottles in the hotel lobby
Seems to me like I'm just scared of never feeling it again
I know it's crazy to believe in silly things
But it's not that easy
飯店大廳的破碎瓶子
尖銳的意象 讓我害怕我會失去痛覺
我知道相信愚蠢的事情很瘋狂
但你該知道這不簡單

I remember it now, it takes me back to when it all first started
But I've only got myself to blame for it, and I accept it now
It's time to let it go, go out and start again
But it's not that easy
我回想起來了 就像回到最初的最初
一直以來不停咎責於自己 我也接受這樣的罪
是時候放下一切 離去 重新開始
但你也知道這不簡單

But I've got high hopes, it takes me back to when we started
High hopes, when you let it go, go out and start again
High hopes, oh, when it all comes to an end
But the world keeps spinning around
但我仍抱著希望 時光可以倒轉 回到我們的起點
我仍抱著希望 即使你已放下一切 離開 重新開始
我仍抱著希望 只是一切似乎真的已經畫下句點
而這世界只是不停的旋轉著

And in my dreams, I meet the ghosts of all the people who have come and gone
Memories, they seem to show up so quick but they leave you far too soon
Now evil is just staring at the barrel of a gun
And I do believe
在夢中遇見了那些來了又走的人
記憶來的飛快而你卻走得更急
邪惡的盤算著最壞的可能
而我深信

Believe I've got high hopes
It takes me back to when we started
High hopes, when you let it go, go out and start again
High hopes, oh, when it all comes to an end
But the world keeps spinning
And the world keeps spinning around
深信著仍有希望 時光可以倒轉 回到我們相遇
一切仍有希望 就算你一個轉身 開始新的人生
一切仍有希望 雖然這一切已經終結
而世界只是轉著 轉著
這世界就只是轉著 轉著

High hopes, it takes me back to when we started
High hopes, when you let it go, go out and start again
High hopes, oh,
And the world keeps spinning
Ooh, yeah this world keeps spinning
How this world keeps spinning around
我真的還希望 你會回到我的身邊就像開始那樣
我真的還希望 而你卻頭也不回的走掉
我真的還希望 但....
這世界只是轉著 轉著
而這世界就只是轉著 轉著
這世界怎麼還在轉著 轉著?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