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RECORD 4

*人工智慧AU (梗來源:機械姬Ex Machina)--我覺得腦洞有點扭曲啦,慎入!

*前篇連結: RECORD 1  RECORD 2  RECORD 3


 

RECORD 4

 

「那甚麼?」

 

明樓一走進房間,王天風便走到玻璃牆前問他,手指著他房間最裡側的床上的幾疊衣物。

 

「衣服啊。」

 

「我知道,我是說幹嘛用的。」

 

「你每天都穿著這套衣服,不會膩嗎?我都膩了。」明樓掃了一眼他全身上下。其實王天風就算只穿著睡衣,也能穿出一番風情。「我也許該給你買個衣櫃。」

 

「我沒像你那麼浮誇。」

 

「這叫注重形象。」

 

王天風用鼻子哼了一聲。

 

「看在我親手替你挑的份上,好歹賣我面子換一下唄。」

 

王天風走近明樓,用一種莫測高深的眼神抬眼望向他,「你為甚麼要對我這麼好?」

 

「你上次為甚麼要吻我?」

 

你對我有感覺嗎?

 

 

他用清晰的嗓音,帶著純真的好奇,一字一句敲著明樓的心尖。

 

「我得承認你很有魅力。」他的喉結不自主滑動。他試圖回歸到測試者的本職。機器人沒有多巴胺。「那你對我有感覺嗎?你覺得是甚麼樣的感覺?」

 

「你喜歡我嗎?」明樓問出這句話時心裡存有一些不應有的期待。

 

「我不知道……喜歡是甚麼感覺?」王天風看起來非常困惑,他兩隻手掌貼在玻璃上,纖長手指緩慢地描繪明樓俊秀臉龐的輪廓。明樓彷彿可以感受到他溫柔而細碎的觸碰。

 

「喜歡就像……」明樓緩緩地說道,又輕又淺,眼角都彎成了月牙,溫柔似水長流,「當我嚐到最美味的菜餚,我會想到你;當我認識到最有趣的人,我會想到你;當我見到最美麗的風景,我會想到你;當我做任何事,我都會想到你……」

 

「我會想到你,想到你如果在我身邊會有多好。」

 

「我會帶你去維也納、去柏林、去里斯本、去巴黎,那些我曾經擁有美好回憶的地方,我都想要你也在其中。」

 

「我要你活在我所有記憶裡,然後繼續活在所有我們的未來中。」

 

王天風默不作聲地聽完他這番話,眸子亮得像星辰閃爍。

 

但那點星火隨即又黯淡下來,他垂下眼低語,「我去換衣服。」

 

 

明樓忽然陷入了難以名狀的憂傷之中,就像整個世界隨著王天風的轉身而砰然塌毀。看著他削瘦的背影遠離,走向床邊拿起其中一套衣物,王天風的動作令人咋舌。

 

他背對著明樓,直接脫去了睡衣,寬鬆的白棉衣從他身上翩然落下,像是褪去羽毛,無聲地,他的脊骨突出,凹陷的背溝刻畫出一條引人遐思的曲線,兩條修長而光潔的腿隨著睡褲的滑落而顯露在日光燈下,他並沒有穿內褲──每次他渾圓的臀部在他彎下腰時,就被白褲勒出一道豐碩的形狀。

 

明樓覺得這裡的智慧空調越來越不靈光了。

 

王天風渾身上下都像散著一層光暈,他先是伸展背脊,套上一件白襯衫,再曲起腰桿套上牛仔褲,露出的那截腳踝多想讓人端在手裡把玩鑑賞。

 

明樓這時才看到那個污漬。

 

他呼吸一滯,幾乎喪失理智地掏出鑰匙打開了隔著他們倆的那道鐵門,王天風不明所以地盯著明樓忙亂的開鎖,他本能地感到恐懼,卻堅持地只肯向後瑟縮了一點。明樓大步走向他,猛然將他抱到床上,捉住他的左腳高高舉起。

 

「你幹嘛──」

 

明樓站在床前,細細地審視著被他握在掌心的腳踝。王天風仰躺著倒在床上,對明樓怒目而視。

 

那不是污痕

 

那是一道刺青。一條銜尾蛇,一半光一半暗,繞著王天風的腳踝一圈,咬住自己的尾端。

 

明樓的指腹在他的腳踝上反覆摩擦,帶著惡意地粗魯,他的眼睛不悅地瞇起。

 

誰敢碰他的人……誰在他的東西上……

 

 

王天風對於現在的姿勢感到十分不滿,他抬起另隻腳想踹明樓,卻被閃過。明樓放下他的腳,離開了這裡。

 

END RECORD 4

 

 

明樓出了房門,目標很明確,他搭上電梯直達製造感測元件的研究室樓層。

 

梁仲春看到明樓時十分訝異,因為他並不常上來這裡,除非機器人本體毀損或感測故障。「明──」

 

「梁仲春,誰負責第十三號的外觀設計。」明樓皮笑肉不笑地說。

 

「我啊,怎麼──」

 

「那該死的刺青是怎麼回事?」

 

「啥?」梁仲春有些懵懂,明樓就像吞了炸藥一樣,兩眼迸發的火焰都要燒穿他了。

 

「刺青,那條蛇,為甚麼會在他腿上?誰他媽沒經過我的准許敢動他?」

 

「冤枉啊──那就是原本的設計啊!」

 

梁仲春看到明樓那吃人的眼神急忙又補了一句,「小弟我可是照著設計圖做的,我發誓!那些細節可花了我半輩子時間!尤其他裡面的感測器──」

 

「甚麼裡面的感測器?」明樓瞇起他狹長的鳳眼,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

 

梁仲春露出狡黠的笑容,壓低了嗓音,「你忘了啊?當初為了仿真,達到更高的模擬精確度,他也可以享受人類的……歡愉,畢竟……他也會成長的嘛──那些類神經網路直達大腦的情感中樞,那可是花了我挺多心思在那些感測器上面──」

 

明樓的臉色鐵青,越聽越難看,有如凝結了一層霜。最後他揮手中斷了梁仲春的滔滔不絕,磅地關上大門揚長而去。

 

 

明樓今天不知道是吃錯了甚麼藥,他以前可不會這麼毛毛躁躁地。梁仲春心想,天知道那些觸覺感測器、溫度感測器和姿態感測器花了他多少時間,歹命喔。

 

_________

自己寫一寫都好想吃掉老師(欸


评论(2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