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RECORD 3

*人工智慧AU (梗來源:機械姬Ex Machina)--我覺得腦洞有點扭曲啦,慎入!

*前篇連結: RECORD 1  RECORD 2


 

 

明鏡不支持他現在的工作,明樓只能向大姊允諾,只要他完成這個計畫──或是失敗──他就會回去繼承家業。甚至連總是站在他這一邊的明誠也不太贊同,他甚至認為明樓不應該親自接觸測試品,明誠原本想代替他測試第十三號,或是請另一位同事來測試。但他當然拒絕了,這是他的實驗,沒有理由給出主導權。

 

這是他的計畫。這是他的第十三號。他的王天風。

 

 

RECORD 3

 

這是明樓第一次進入王天風的領域,他從口袋掏出鑰匙,轉開那道厚重的鋼製鐵門的鎖,王天風離門有一小段距離,但他還是帶著警覺後退了一步。

 

明樓並沒有急於靠近他,而是蹲下身,把懷裡毛茸茸的活物放到地板上。

 

王天風懷著存疑的態度盯著那隻活生生的幼崽,牠歪七扭八地晃著腳步,王天風像是在評估牠的危險性般瞪著他,「你帶給我……一隻狗?」

 

「喜歡嗎?」明樓蹲踞在原地觀察著他們

 

王天風也跟著蹲下來,遲疑了一下後,他向那隻狗伸出手臂,狗崽汪地一聲很快就朝他懷裡蹦跳而去。

 

「牠是一隻拉不拉多,」王天風細長的手指撫過淺棕色的毛髮,小狗看起來十分享受,瞇起眼睛嗚咽了幾聲,「真小。」

 

「不公平,牠剛才還想要咬我來著。」明樓坐到地板上,喬了個舒服放鬆的姿勢,看小狗親暱地舔舐著王天風的手掌心。

 

「你啊,就一副想要把牠宰來吃的模樣,牠能不怕你嗎?」王天風一邊打趣他,一邊把小狗抱到懷裡揉摸,小狗叫了幾聲像在覆議。

 

「兩個不知感恩的,也不知道誰千辛萬苦讓你們見面。」他目不轉睛地瞅著王天風眼角漾出來的溫柔,覺得自己快要被淹沒。他現在看起來就像二三十歲的年輕人,與他的寵物玩耍,只不過實際上他們都只是一個實驗計畫裡的參數。

 

 

「牠這麼小、這麼脆弱……淪為人的玩物,在人的眷養之下有了奴性。」王天風冷不防地說,跟他手裡輕柔的動作形成駭異的對比。

 

明樓有種想把小狗抱回來的衝動,他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我想養狗的人不會同意你這麼說。」

 

「對……也沒關係,小狗不會意識到他們被禁錮、被奴役。」

 

「我們養狗並不是為了監禁牠,而是在學習無私地付出,學習如何珍惜彼此,學習如何和平共處──學習愛人。」

 

「愛……你會牠嗎?」王天風兩手托起小狗的胳肢窩,舉向明樓。

 

「當然,如果牠是我的狗,我會──」

 

「你會愛牠跟愛你的家人一樣嗎?」王天風把手縮回去,轉而將小狗面對自己,他對著狗兒說話──問題卻直指明樓。他的語調尖銳短促得有些歇斯底里,即使表情依舊冷漠。「你會愛所有生物如同愛人一樣嗎?還是他們只是你閒暇時的娛樂、你痛苦時的慰藉?是甚麼區別了人與其他生物?難道人優於其他物種嗎?所以他們有權利獵捕、囚禁低智能的物種?」

 

「汪、汪!」

 

「人類是否因為擁有智慧而比較高尚呢?」

 

「那當然不──」

 

「可是歷史不是這麼說的。」他的語氣轉輕,聲調漸小。王天風看著小狗圓溜溜的眼睛,小狗伸出舌頭舔了一口他的鼻尖,「人還真虛偽啊……」

 

「這就是需要努力的地方,努力弭平戰爭,消除隔閡。」

 

王天風看起來對他的說詞不予置評,揉揉小狗的頭之後就放牠去這個新環境探險了。

 

 

明樓看著那隻脫離王天風懷抱的拉不拉多,莫名鬆了一口氣。王天風的視線掃到明樓的外套口袋,「你還帶了甚麼?」

 

「啊,這個,差點忘了,」明樓拿出幾幀相片,封了膜,但還是可以看出老舊的痕跡。

 

王天風接過相片,他看著照片上笑得開懷的人們久久不能移開目光。

 

明樓挪動身軀,逐漸靠近他的身邊。

 

「那是我大姊,再來是我兩個弟弟,這是明誠,然後這個小不點是明台,」明樓一一指給他看,「那年夏天我們在維也納的別墅裡過暑假,我們的別墅面向一座大湖,午後沒事幹我們就划划船、踏踏青,明台最皮了,有一次還差點掉進湖裡,明明沒什麼事,大姊還是嚇得哭了。」

 

照片裡風光明媚,笑靨如花,彷彿都能從照片裡感受到那股歡欣的情緒。

 

「這是我跟明誠,幾年前拍的照片,那時候我到巴黎攻讀碩博士,明誠也跟著我讀同所大學,後來我畢業就回國了,就是現在。」明樓又挪近了些,手臂支撐在王天風身後,另一隻手比劃著照片講故事。

 

「巴黎……」王天風翻著另一張照片,上面是明樓的獨照,他站在凱旋門下,穿著一件黑色風衣,戴了頂圓帽,風采翩翩、氣宇宣揚的模樣。

 

「我知道巴黎,」王天風對著照片低語,手指滑過照片裡明樓所在之處,「我知道巴黎的一切,我知道那裏有甚麼,人口有多少、地域的分界、政治的型態……可是我沒去過……」

 

 

王天風的眼色迷濛,他凝視著照片,似乎陷入很深的恍惚之中。

 

明樓離的他太近,可以聞到王天風身上淡淡的清香;他微翹的眼尾染著一點脂紅,襯著水光粼粼的眼珠好似泫然欲泣;他的皮膚看起來既白皙又滑嫩,似乎也不過只比自己小個五六歲;他輕咬著自己紅潤的下唇,看起來很有彈性……

 

他的美人兒……他的……

 

 

明樓側頭吻上他。

 

明樓可以感受到王天風的顫抖,他抓住那人的手腕,並用高大的身軀壓向他,把那些從細微到驚慌失措的震顫揉進懷裡,他的舌頭戲弄起不闇人事的人兒,得到純真的反應與不安的反抗。

 

 

「汪汪!」

 

幼小的拉不拉多犬跑過來咬住明樓的衣角,輕輕地扯動著。

 

明樓倏地放開王天風,而王天風只是用那雙彷彿能看透人心的雙眸看著他,有點詫異,卻很平靜。

 

明樓站起身,迅速地整整衣裝。

 

「阿誠晚點會帶些狗糧跟一些寵物用品來。」他補充道,「就是那照片裡的人,你可以跟信任我一樣信任他。」

 

他幾乎是落荒而逃。

 

END RECORD 3

 

 

太危險了。明樓三步併兩步走進研究室,頹然倒在一張扶手椅上,抹了抹額頭,不敢相信自己魯莽的舉動。這太過了。

 

他著手刪除監視器的檔案。

 

那只是個機器人,頂多──也只是個有人工智慧的機器人。他對自己耳提面命,內心卻依舊震撼驚惶。

 

他瞥向監視螢幕,王天風坐在原地逗弄小狗,那件白色睡衣令他看起來那麼純潔率真,多誘使人疼惜,或誘使人折損。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