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20

*雙毒同框!開心!短一發讓阿誠出來歡樂一下!(?)

*WARNING:大哥OOC

*上一章更衣室傳送門


20

 

  明誠今天在上統計學時收到了一則即時訊息:”阿誠,好消息,我們昨天解鎖了球員更衣室^^”

 

  他嘆了口氣。

 

  其實這不是他第一次收到這類訊息了,約莫從高三時──也就是他大哥上大學時開始他就不間斷地收到。他的大哥意外地有少女心這件事讓他感到十分困擾。

 

  "阿誠,高考準備得如何?我剛到學校,等下健檢完要去見我的新室友。希望他至少是個愛乾淨的人。"

 

  "我的室友是瘋子!瘋子!他打我!!!我長這麼大除了大姊外還沒人敢打我!!!!"

 

  一開始明誠還是頗為哥哥擔心的。"大哥,你還好嗎?要不要乾脆自己租一間?"

 

  "等等,我要先會會他,我明樓可不是好欺負的,輸給他我就不姓明!"明誠覺得他大哥好幼稚,一點都沒長輩的樣兒。但他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瘋子喜歡吃棒棒糖!哈!你知道嗎?瘋子喜歡吃棒棒糖!哼,我就買一堆甜死他!""PS幫我訂那家我們在維也納買的。"

 

  明誠開始覺得他大哥很怪。真的很怪。不過約莫在一個星期後他才再度收到大哥的訊息。

 

  "阿誠,我加入足球社了。你應該看看那些女孩為我尖叫時瘋子的表情,呵呵呵呵呵,他就是忌妒我英姿颯爽(墨鏡表符)""BTW,瘋子喜歡沒品味的切爾西,呵。"

 

  "阿誠你看,這腿這麼細,居然還能踢球。"

  "大哥……這誰的腿?(驚恐臉表符)"一雙白皙光裸的小腿的橫放在某人的膝頭上,明誠在課堂上握著手機懵逼,一邊打字還要一邊用餘光防範同學看他的屏幕。這是甚麼事後照嗎???!!!

  "當然是瘋子啊,我的腿可是又有男性氣概又健壯得很。"

 

  ……

 

  明誠簡直不知該從何處吐槽。

 

  "我昨天買了一台跟家裡一樣的咖啡機,瘋子就不用再喝那堆垃圾了,拜託!三合一!那是甚麼東西?能喝嗎?"

  "大哥錢小心點花啊,大姊上次說的你忘了嗎?"

  "這是必要開銷(墨鏡表符)"

 

  "他居然帶男人回家!回我家!好大的狗膽!靠我也是很有人氣的好嗎!要不是顧及到他的心情,我!身!邊!會!沒!人!嗎!"

  "大哥冷靜,那可能是個誤會……"

  "沒有誤會!沒人敢這麼對老子!"

  "老子要一刀一刀剮了他!"

 

  好吧,是時候接受他大哥愛上一個男人(註記:瘋子。)的事實了,心如明鏡的明誠如是想。這件事應該可以先不用告訴明台──他還是個正在形塑思想的階段,他不想給弟弟太大打擊;也還不能告訴大姊,他零用錢不想被扣──每次大哥或明台做錯事他總是會莫名其妙被波及。等等──所以曼春姊是幌子嗎?

 

  "阿誠,我帶曼春回家……然後我不知怎地……瘋子他好樣不理我了,但是我居然高興不起來……(哭臉表符)可是明明是他先帶人回家的!(憤怒臉表符)"

 

  這也太慫了……。明誠阻止不了自己的手速,在默默吐槽的同時也把心裡話打了出來。"大哥,你以前情商挺高的啊,現在怎麼淪落至此。"

  "阿誠,你甚麼時後開始會數落你大哥了,太傷我的心了。"

  "先想想怎麼道歉吧。"明誠覺得自己快要變成愛情顧問了。

  "我為甚麼要道歉!他不先道歉我才不道歉!"

 

  事隔一兩個禮拜,明誠收到一張照片訊息。畫面中他大哥站在球場中央,面鏡頭,一手抱著獎盃,一手抱著一個以無尾熊姿勢掛在他身上的隊友,因為那個隊友背對著鏡頭,所以明誠沒看到臉,但他想那大概就是他大哥口中的"瘋子"吧。他大哥笑得可幸福了,明誠還沒看過他大哥那麼傻裡傻氣的模樣。

 

  於是他很理智又果斷地決定忽視往後一切不以分開為前提的抱怨訊息。

 

  "阿誠,我在幫我同學想怎麼跟他喜歡的人告白,你有甚麼好點子?"

  "你在成發上選首歌唱給他,最好是席琳狄翁那種浪漫至極海枯石爛的那種,然後帶他去看你們附近最美的夜景,在挑時機跟他告白。最後可以送甚麼個紀念性的東西。不要送玫瑰,千萬,不要。"


  "阿誠,我成發的時候太帥了,他怎麼可能不愛上我(得意臉表符)P.S.你不能來看真是可惜,不過沒關係我有錄影,等下傳給你。"

 

  "(圖片)"

  "大哥,偷拍是犯罪啊。"明誠盯著畫面中那個熟睡著的挺可愛的男孩子,看起來年紀還比他小。

 

  "大哥,大姊說你下個連假再不回家她就要斷你生活費了。"

  "我不是忙著嗎……社團跟班上都很忙啊,阿誠你幫我跟大姊說說吧,真的抽不了身啊。"

  "……"坑人啊!根本就是去約會!

 

  中間有很長一段時日他都沒有收到大哥例行的訊息抱怨或放閃,讓他差點要打電話去問候,因為他大哥的小號在這段期間老是發一些很文藝的悲觀段子。不過後來的一封訊息讓他果決放棄了。

 

  "阿誠,我遇到一個困難,瘋子他老是做一做就突然爬起來去打程式,說甚麼再不記下來就會忘記,程式有比老子重要嗎!"

  ……。明誠一臉生無可戀,他同學擔心地拍了拍他的臉頰。

  "大哥,你拿紙筆放床頭吧。"

 

  過了幾天明誠再次收到了他大哥的訊息。

 

  "他把代碼寫在我身上!"

 

  大哥你饒了我吧……

 


评论(2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