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21

*完結篇

*發誓甜到最後

*全文連結 : 01 02-03 04 05 06 07 08 09-10 11 12-13 14-15 16 17 18 19 20

 

 

21

 

  一切看起來都扶搖直上。

 

  大二的暑假明樓要跟教授到巴黎參加一場國際研討會,他連哄帶騙、威逼利誘地把王天風一起帶出國,他們先飛到倫敦看球賽──因為明樓對王天風愛隊的冷嘲熱諷,他們差點在觀眾席打了起來──再到巴黎,最後甚至順道去了明家在維也納的別墅。明樓的用意不只在於共賞美景,也希望王天風能多看看這個遼闊的世界,放棄他偏執的藍圖。

 

 

  他們在巴黎和煦的晨光下睜開惺忪的眼,明樓把臉埋進懷中人的後頸,輕輕地蹭,還想偷個懶覺,王天風揉著眼睛打呵欠,他欲掀開棉被起身,卻發現自己跟棉被都被明樓緊緊摟住,無奈地向後伸手推了推人,「你今天不是要開會嗎?」明樓含糊地發出幾個單音節就沒了下文,睡意依舊濃厚,新生的鬍髭弄得王天風脖頸發癢,他掙扎地扭過身面對明樓,「花公費出國是讓你在這邊偷懶的嗎?我看你們早就官僚透了,腐敗。」王天風伸手捏他的臉頰,嘴上尖銳手上卻很溫柔,「學費都用來養你們這群只會耍嘴皮子的米蟲。」搗亂的手猛地被捉住了,明樓煞地睜開眼,一雙眉目凌厲宣揚,「罵夠了沒?」「還沒!」王天風抬腳踹他,赤裸的腿在被子裡短兵相接,「既然醒了就快點起床!米蟲!」明樓想壓制他,而王天風更敏捷,他借力從床上彈起,攏著棉被蓋住明樓,只留肩膀以上還在外頭,他順勢騎坐於上,把明樓手腳都牽制在棉被裡,居高臨下地俯視他,「起不起來?起不起來?」

 

  「親我一下我就起來。」明樓就算只有那張臉還是能無礙地耍流氓。

 

  「那你就不要起來,永遠不要。」「好,那你可要陪葬我,免得我無聊。」明樓還是笑得那樣從容。「明大少爺的陪葬品小的可擔待不上,再說──」王天風緩緩地壓低身子,鼻頭快蹭到一塊,話講得呲牙咧嘴,「這輩子就夠煩人了,我下輩子可不想再跟你有關係。」明樓輕笑,復而咬住他飽滿的下唇,「你休想。」

 

 

 

  「大少爺還真是需要人照顧。」王天風正在替明樓刮掉那些冒出頭的鬍渣,他岔開大腿坐在明樓膝上,而明樓扶著他的腰脊避免重心不穩。「這不是媳婦的本分嗎?」王天風聞言便捏緊了他的下巴,揮著刮鬍刀凶狠地隔空比劃著,「你知道刮鬍刀也能致人於死地吧?」

 

  明樓終於收回了他的金舌頭。王天風一手拖著他下巴,專心致志地懲治那些叢生的小毛髭,不時左右歪著那顆毛茸茸地腦袋──他都還沒漱洗,就為了先把明樓趕出飯店去開會。看著那不斷撲閃的長睫毛,明樓忽然很懷念臉頰被那雙睫毛刷過的觸感──王天風接吻的時候不喜歡閉眼睛,總是一眨一眨地,嚴防地戒備,像是怕被偷襲似的。他的眼睛老帶有一層水光,一汪潭水奪人心神,卻看不清深淺,叫那戲水人一不當心即溺斃其中。

 

  王天風刮完了明樓的鬍子,捏著他的下顎,仔細審視了一遍,看是否還留有逃兵,「怎麼?現在才發現你男朋友這麼帥啊?」王天風拿了放在一旁的毛巾隨意抹了抹他的臉,冷淡地說,「現在才發現你臉皮比我想像的厚,乾脆跟鬍子一起刮掉算了。」

 

  那抹眼神暴戾之氣側漏,明樓下意識打了個寒顫,「親愛的,話可不能亂說。」他接下王天風遞給他的白襯衫,站起身來穿上,修長的手指熟練地扣上鈕扣,他嘆了一口氣,「瘋子,要是你哪天幫我用嘴扣上扣子就好了。」果不其然惹來王天風一記白眼,「解開也不錯,嗯,解開更好。」明樓笑著扣上最後一顆領部的扣子,王天風拉直那條淺灰色的領帶,然後像套馬駒一樣的動作勾上明樓的脖頸,一把將他整個人拉近,明樓向前趔趄了一下,「你們就靠這種話打贏官司嗎?還是想把委託人帶上床?」

 

  看著那靈巧的手指在自己頸子上指劃,不禁思考他甚麼時候開始如此信任一個人?又是甚麼時後把一個人劃進自己的生活領域、難以割離?他知曉他們的關係既親密又疏離,是兩個切割的個體,卻又將彼此牢牢鍊住,偶爾摩擦偶而拉扯,暗地裡測試彼此的忍受度。短暫的和諧下暗湧浮動,那些未曾解決的總有一天會再度回過頭追上他們,但現在這個時刻他只想長吁一聲好、真好,願歲月靜好,願現世安穩。

 

  「好了。」王天風拉緊領帶,又撫順了一下,「快滾出門,大律師,老子要回去睡覺了。」他不耐煩地忍受明樓親吻他的側臉,然後迫不及待地鑽入飯店厚白的棉被中。

 

 

 

 

  ”你之前對我說──愛跟貪婪只不過是同一個慾望的兩種說法──我就時常想起這段話。”

 

  ”然而我竟然找不到反駁的點,你知道這對我來說有多怪異,我幾乎就要開始質疑自己過去的人生是否謹遵循著一些毫無意義的渴望而已。這真的很讓人沮喪,瘋子,你想過嗎?在你拋給我個問題之前。”

 

  ”我甚至沒辦法說服自己我有能力區隔兩者,你說的對,因為你實在太合我胃口了,要是我現在已經是董事長,那麼你是臥底的可能性太高了。”

 

  ”但你不能否認慾望是愛的特性,而慾望本身就包含愛,即使不去區隔兩者,我也知道我就是要單獨而絕對的擁有你,不光要單獨的愛,還要單獨的被愛,我告訴你──你想逃也來不及了。”

 

  ”瘋子──”

 

  ──這些話明樓都沒對王天風說。

 

  「真的沒有隱瞞我的事了?」「沒有!」「真的沒有?」「沒──有。」「那你到底是不是處?」……「明樓你煩不煩!」

 

  ──這是取而代之的爭吵。至於那些從未說出口的話,他會用行動宣誓。

 

  然而世事無常,他沒料到這條道一波三折的路段來得那麼頻繁。

 

 

 

 

  明台是因為那只限量錶而認出了王天風與他大哥有深交。

 

  當初選擇資工系其實也沒什麼依據與考量,明台並不喜歡學校的照本宣科,他覺得了無意趣又十分拘束,但大姊對他的最低要求是那只大學文憑,所以他就聽了大姊的話──前途無量的電腦科學,未來可以進入明氏企業的高科技研發部門,沒工作時在家族企業還有一官半職。

 

  明台在新生歡迎會暨認親大會上,見到了他的直屬學長,事實上是直屬的直屬──因為上一屆的直屬學號空著,所以才往上追溯。他聽說上兩屆有一個學姊是系花,原本他還很期待能在這個滿是汗味的地方尋到一縷清香,誰知道來的是一個看起來比他還菜還稚氣的小圓臉兒。

 

  學長對他的態度不冷不熱,一臉心不甘情不願來這種場合的模樣,對他熱絡的表現退避三舍,只說再約時間給他課本,接著在被別的學長抓去灌酒之前,就一溜煙地消失了,明台自然而然就替他背了鍋遭了殃。

 

  明台可不喜歡被人冷落,於是常常厚臉皮地騷擾他,塞爆他社交網站的訊息欄,要求王天風教他那個教他這個,常常賴在實驗室不走,還一口很順地喊起老師來了。

 

  王天風非常頭痛,他怎樣都沒想到自己的直屬學弟居然就是明樓的弟弟,明家人一個比一個煩纏。當然這層直屬的關係王天風沒告訴明樓;明台也沒告訴他大哥,雖然因為手錶認出來,但總覺得這事兒好玩有看頭。

 

  但很快明台就不只覺得這事好玩了,那句歌詞怎麼唱來著──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學長認真的樣子怎麼這麼帥?""打碼的時候好有氣魄啊!罵人的時候也是~""噫!寫的程式被學長破了,可是好開心~""短褲好可愛啊真想扒掉。""學長的臉好圓好想揉~""學長的眼睛好好看,好想把他弄哭……"

 

  「學長你握著我的手打碼吧?」腦補太多,有一天明台在課後指導時不小心說出口,立即換得腦袋上一個爆擊。「明台,認真學習!」然而,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依舊無時不刻就佔據了他的心神。

 

 

  明誠收到弟弟的一張圖片跟一行訊息──"阿誠哥,我有非追不可的人了。"

 

  看著那張照片,明誠心中頓時浮起一股瘴癘之氣。

 

  "我的小少爺,誰不選為甚麼偏挑他?你知道名草有主了吧。"

  "這樣情敵就只有一個了啊~"

 

  下次回家時可要世界大戰了。明誠抱著看好戲的心態默默地想。

 

 

 

 

  東窗事發。

 

  「明台是你直屬?你怎麼沒告訴我?」

 

  「你又沒問。」

 

  「明台,你不要靠這個瘋子太近。」

 

  「明樓你再說一遍──」「為甚麼啊大哥?老師教我很多東西耶。」

 

  「反正你不准跟瘋子就對了。」「明台,不要叫我老師,講幾遍了。」「可是學長你的確也是助教啊……」

 

  「大哥你很小氣耶!」從這裡開始王天風就處於聽不懂的狀態。

 

  「你說甚麼?!」「越老越小氣!」「小兔崽子也不知──」「這是自由戀愛的時代,靠實力的!大哥你過時了!」「你──!」「學長你看看,我就說我大哥老愛欺負我~」

 

  王天風雖然沒進入他們的腦迴路,但護短這點他是懂的。「明樓,別對我直屬動手動腳。」

 

  「瘋子你讓開,我管教弟弟。」「不讓,他是我直屬。」「你甚麼時候那麼有責任心了?」「哩,大哥你就承認學長比喜歡我吧。」「明台,別得寸進尺,快去打完你的程式。」「是!老師~」

 

  「話沒說完呢──給我回來!」

 

 

  "阿誠,我媳婦跟我弟弟聯手起來擠對我了QQ他從小就喜歡搶我的東西!!!!!"

 

  明誠手一滑,關掉了網路。

 

 


END



_________

終於寫完!!!!我本來只想寫傻白甜結果還是不小心寫了這麼多XD

最後明台應該會跟瘋子一起駭別人網路WWWW

應該還會有一兩篇番外,因為有汙梗忘記用

還有一兩個AU文想寫,不過應該會過一陣子再想想,因為從今年二月入雙毒坑開始也寫了五十篇了,覺得自己沒有寫出想要的感覺,風格,甚至腳色個性,需要審慎檢討一下!

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祝大家期末考順利!暑假愉快!

雙毒最高!期待外科風雲!

评论(1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