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14-15

*依舊有,請慎入!(結果還是寫了Morning S*x...)

WARNINGS: 雙毒大學AU,希望可以維持校園喜劇風格!注意作者時常不小心掉落的OOC及私設!


 

14

 

  他還是沒直接回答明樓的提問。

 

  「這錶挺貴哈?」王天風忽然對他剛收到的錶產生了莫大的興趣,他先是細細看了錶面刻紋,然後像是想到了甚麼般,抬眼看他,「不如給我買台筆電。」

 

  明樓嘆了口氣,他現在也實在不想打破暫時的幸福和平。

 

  「筆電當然要買,」明樓仍然維持從背後環著他的姿勢,吻在他臉頰上,「就今天下午,咱們一起挑。」

 

  王天風微微側過臉,還不適應如此親暱的觸碰。他瞥了一眼時鐘,數字中顯示八點半。「我上午有課。」

 

  「我也有,咱們翹課吧,反正你這樣子也沒法去。」

 

  「我怎樣,」王天風啐道,開始解開手錶腕帶。「哼,也不知道誰害的。」

 

  「你幹嘛?」明樓語氣隱隱不悅。

 

  他把手錶輕輕安置在床頭上,「不是翹課嗎?時間還很多啊。」

 

  明樓還未反應過來。

 

  王天風側頭看向背後的明樓,後腦杓幾乎靠在他肩上,「所以呢?你現在是打算去洗澡還是──」


  還是(長微博備用,勿轉發)


 

 

15

 

  明樓揣測過很多他們可能在做的事,最糟糕乃至盜用公款、濫用學校資源之類。

 

  但他怎樣也沒料到──剛才王天風在睡著前對他說的:「你還記得有天中午吃飯時,看到的那個駭客攻破證券公司的新聞嗎?」

 

  「我可以告訴你,那就是我在做的事。」

 

  那人現在正窩在他的臂彎裡睡得香甜,帶著自己造成的紅印子跟水痕,疲累地陷入夢鄉。而明樓倒睡不著了,千萬思緒風捲殘雲。

 

  ──瘋子啊。

 

 

 

  王天風起床的時候,租屋裡只剩嘩嘩水聲,明樓臥室的窗戶還掩著簾子,他發楞了好一會才坐起身,視線移轉到床頭上的那隻錶,忽地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明樓盥洗完畢後,他接連進了浴室,並把試圖再進去一次的明樓關在門外。

 

  等他們收拾完昨夜的一室狼藉,出門時已近三點。他們在賣場的美食街用了午餐──或稱午晚餐。「你知道這不能當正餐吧?」明樓盯著眼前那盤擠滿奶油的巧克力水果鬆餅,牙齦發酸。「欸,你不懂,打程式要動腦子,動腦就需要大量糖分。」他看著對面王天風一本正經的對他解釋,無奈地吃起自己的牛肉麵。而後,進了賣場的3C區域,王天風就像打了興奮劑,兩眼精光,三步併兩步還有一步用蹦的,查覺到明樓在憋笑後又立刻鎮靜下來,佯裝老成。

 

  「不需要,我們自己看。」王天風架式十足地擺擺手,拒絕熱心前來解說的店員。

 

  「你好歹也給人家一個機會。」明樓看著那位默默退下一臉受傷的小店員,不禁莞爾。

 

  「我也做過3C賣場工讀,他們講的我都會講,何必聽。」

 

 

  王天風原本插著手臂認真考慮,而明樓在一旁東問西問,他心情不錯,倒也耐著性子細細解說,直到他發現明樓老盯著他看,王天風瞥他時他就用那張偽善的笑臉沖著王天風,壓根兒沒在聽他講解,王天風啐了一句「白癡」就不再理他,然而明樓俯身在他耳邊說道:「不能怪我,你認真的時候真好看。」王天風還來不及罵他無聊,明樓又狎暱地說:「沒人想得到你在床上那麼浪,嘖,簡直判若兩人。」小圓臉蹭地一下紅了。王天風一腳踩在明樓球鞋上,輾了幾轉,看他硬撐的笑臉上冒出青筋,臉部神經抽蓄,愉快地說:「你再露出這種表情,店員就要報警了哦。」的確是有位店員的視線越過重重商品架盯著他們怪異的互動,但他看不見被遮住的戰場。明樓看回去,扭曲一笑,把店員嚇得不敢直視。

 

  耗掉了一整個下午時光,王天風在兩台筆電前左右為難,久到明樓忍不住問他到底在猶豫甚麼,「這台性能不錯,但有點貴。」王天風托著下巴沉思。

 

  「先生,我買這台。」明樓朝店員招招手,示意結帳。

 

  王天風轉過頭來的速度幾乎要扭到脖子,一臉明顯的"ARE YOU KIDDING ME?",而明樓大氣的聳聳肩,「買給你,不浪費。」他毫不手軟地刷了信用卡。王天風眨眨眼,把衝到嘴邊的"奢侈成性"吞下去──金主為大。

 

  他們回家時順道去了便利商店,王天風看明樓提著半打啤酒出來,「買啤酒幹嘛?」明樓把那半打啤酒塞到機車放腳的那個凹槽,「慶祝啊。」「慶祝甚麼?」「當然是慶祝買新電腦,不然難道慶祝你脫true啊?」明樓講到一半自己笑了出來,王天風在後座鎮定自若,淡淡地說,「你就那麼確定?」明樓顯然愣了一下,「我、你──啥?」王天風扳回一城,忍著笑意繼續雲淡風輕地說,「怎麼?你有true男情節啊?果然有錢人家的癖好都很奇怪。」「……」明樓先前很確定他就是,但見識過今早的那副姿態後,他現在反而徬徨了。哈雷重機隨主人的內心猛地晃蕩了一下。

 

  「操!不會騎車就讓老子騎!」

 

 

 

  王天風一到家就急著設定電腦、灌軟體,明樓看著他忙東忙西,心裡不是滋味──怎麼好像有種被遺棄的感覺。三催四請王天風才肯離開他的寶貝電腦。他們房東在建築的頂樓放置了幾張桌椅和掛燈,供這些年輕人消遣聊天用,只是這會冬天幾乎沒人有閒情逸致冒著寒風敘舊。幸好今夜無風,不至於掃興。

 

  明樓開了啤酒,一罐遞給他,王天風接過來,仰頭灌了一大口,打了個顫,看著住宅區燈火通明在眼前鋪展開來。

 

  「喝酒幹嘛跑來上面喝,家裡喝喝不就好了。」裝逼呢。

 

  「這叫情調。」

 

  「廢話太多。你真想知道?」

 

  明樓拉扣環的手停止了動作。他本想幾句話引導話題,卻沒想到王天風如此直接。「你早上說的是真的?」

 

  「那不是夢話,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王天風看他一眼,「而你想知道為甚麼。」

 

 

________
最近遇到很多糟心的事,如果我寫病了,請原諒我WWW

评论(1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