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12-13

*這篇就是肉跟甜點,請慎入!

WARNINGS: 雙毒大學AU,希望可以維持校園喜劇風格!注意作者時常不小心掉落的OOC及私設!


12

 

  幸好市區離他們家的車程不遠、深夜人車稀少,雖然他只是三分醉意七分演戲,但堂堂學生會會長若被抓到酒駕違規,這種事傳出去還不要他名聲掃地。幸福感飄飄然,他幾乎已經忘記剛才有多荒唐,早在他把人揍到滿地找牙之前,他引以為傲的理智就已經不復存在,酗酒肇事、惡意傷人、酒駕違規──他今天犯過的錯比他過去二十年累積起來的還多。

 

  他依稀記得一句網路名言──總會有一個人,他會打破你的原則、改變你的習慣,成為你的例外。明樓過去總覺得那是扯淡、矯情得很,他的世界照著他的規則運行得分秒不差。

 

  但他現在信了。

 

  而那個例外正坐在他的機車後座,他一低頭就能看見兩隻圍著他腰腹的胳膊,難得地沒有放手。


  吃掉年輕白嫩的瘋子(長微博備用,勿轉發)


 

13


  王天風現在有點懵。

 

  隔天早上醒來時,他還楞著回想昨夜的荒謬事,一起身就看到身旁的明樓側躺著、撐著腦袋看著他,一字笑笑得王天風毛骨悚然。

 

  他完全不在乎初夜甚麼的,但當對象是明樓的時候就另當別論了。他才稍想遠離明樓,挪了挪痠軟的身子,就被看穿了意圖,明樓起身從後面摟住他,「不會吧?睡了人就想跑?」

 

  他眼珠子都要翻到後腦勺去了,到底誰睡誰啊?

 

  明樓下巴抵著王天風的肩窩,嘴唇貼著耳廓,柔情蜜意都流進了他耳道,「做我的人。」

 

  他以前應付過幾次告白(而且對方通常會說"我喜歡你"),但──

 

  「不是吧?你上床後就跟別人說這個?」

 

  「嘖,你就愛誣賴我,我是怕再不說人又要跑了,」明樓掏出一個盒子,他掀開上蓋,把那隻精工巧雕的腕錶替他戴上,兩隻手掌依依不捨地摩娑著他的手腕,動作既輕柔又細緻,好像要人銘記此刻一輩子似地。「至於錶嘛──我只送過你。」

 

  剎那看起來的確像永恆。以後你的時間都屬於我。我把時間全送給你。

 

  王天風沉默了片刻,避重就輕地說,「明樓,你才二十歲,會這麼多套路可不一定是好事。」

 

  「瘋子,你我半斤八兩,不過一個大學生,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_________
結果他們還是先上車後補票了

评论(2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