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08

WARNINGS: 雙毒大學AU,希望可以維持校園喜劇風格!注意作者時常不小心掉落的OOC及私設!  

 

08

 

  期末考如火如荼,延燒到到每個考生的腦門,恨不得早死早超生,說要瀟灑放棄,卻又留戀不放,折磨得人是身心俱疲。

 

  期末考一結束就到了各自紛飛的時候。明樓因成績優異,前兩個月申請學校實習,在律師事務所跟法院來回奔波,後一個月則跟家人去維也納避暑去了;而王天風則在忙碌藍衣詩社的小組活動。

 

  等到他們再度見面,已是新學期的事了,升上了二年級,他們的關係似乎也那麼搖著晃著到了橋頭。

 

  或言──大概所有人都覺得他們在一起了。

 

 

  「王天風。」

 

  明樓站在王天風資料結構課的教室門口,斜著身子靠在門邊,朝他招手,嘴角一勾一笑,教室裡的女同學眼神如狼似虎。

 

  其實打從明樓知道王天風在寫APP程式打工之後,他就時常找藉口約他吃飯,然後擅自買單,好幾次王天風都來不及攔住後,就果斷投降隨他去了。

 

 

  「欸,天風,那個明樓又來找你啦。」郭騎雲朝門外點頭。

 

  郭騎雲和于曼麗是王天風這堂課報告的組員,原本他們正趁著下課時間討論報告內容。

 

  王天風撇過頭去看,向明樓示意等他一會。

 

  「那先這樣吧,等你們資料出來我們再討論。」王天風跟他們倆交代完畢,把桌上的散物胡亂一把掃進後背包後,便匆匆離去了。

 

  「曼麗,你說天風怎麼會跟那個法律系的明樓那麼熟啊?」

 

  「你忌妒?」于曼麗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回他。

 

  「你難道沒聽過明氏企業啊,羨慕他也是正常的吧?人聰明,長的又好看,還不是普通好看,是法律系系草耶!還是足球隊的,你知不知道我排球隊在旁邊練習,齁,女生替他加油的聲音都蓋過我們了。還有,你有沒有去聽熱音社成發,那更可怕了,我微博裡都是他唱歌的影片,同學都在傳!我看不用一個禮拜全校都認識他了。」

 

  「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就這麼八卦。」曼麗嫌棄地撇了他一眼。

 

  「那你說天風怎麼會跟他這麼好啊?」郭騎雲一臉百思不得其解,「依王天風這個性,肯定討厭他了才對啊?而且你說明樓一個少爺、還法律系的,怎麼又跟天風變哥兒們了?關係還鐵成這樣?」

 

  「這你就不懂了,這就叫霸道總裁愛上我唄。」

 

  「啥?」

 

  「不過那個大少爺還不知道他的純情小貓有爪子呢。」

 

  「曼麗你在講啥?我真的不懂──」

 

  「吃飯去,本姑娘餓了!」

 

 

 

  「欸,瘋子,你有沒有去過巴黎?維也納呢?」

 

  「沒,老子活到這年紀就只待過中國。」

 

  「那我們大二暑假去吧?」

 

  「去幹嘛?」

 

  「出國嘛,走出去好玩的可多了。」

 

  「不去。」

 

  「為甚麼不去?」

 

  「沒錢。」

 

  「錢你不用擔心,住也不用擔心,我家在維也納有別墅,我們可以在巴黎轉機,在那邊待幾天,然後再去維也納,我家那別墅蓋在湖邊,景色可好了,一大早起來湖光山色,鳥鳴花香,附近也沒什麼人,很安靜,你一定會喜歡。」

 

  王天風埋頭苦吃,只當明樓信口開河在做他的春秋大夢。

 

  「欸,你看那個新聞,」明樓朝著學生餐廳的電視牆點了點頭。「那家證券公司挺大的,怎麼突然就被駭客攻擊了?損失估計千萬美元呢,還不小。那不是你們專業?」

 

  「你以為每個學資訊工程的都能當駭客啊?」王天風不以為然。

 

  「可你懂吧?」明樓瞄了一眼他。

 

  「當然,老子可不是混假的,」王天風神情傲然,語氣帶著點優越感,那是他鮮少外露的情緒中被明樓捕獲的時刻,「那簡單,就DOS攻擊,我想大概是用很多魁儡機癱瘓他們的網路吧。」

 

  「這難嗎?」

 

  「說難也不難,一個人也可能辦得到,不過這種大公司應該都有請網路安全公司保護他們的資料庫吧?所以我想還是需要一些人力物力才有可能。」

 

  「這不犯法嗎?」

 

  「有趣。」王天風有些好笑地反問他,「大法官,您想判誰有罪啊?秉持私法正義的鍵盤手,還是公平正義之外剝削人民的資本家?」

 

  笑容緩緩擴大。王天風笑得春風滿面,杏眼都飽含暖意,酒窩淺淺地、甜甜地,好像他只是不經意地拋出一句噓寒問暖。


  我是該判──判你有罪,你這該死的小駭客、小壞蛋、小瘋子──判你駭人心神的罪名,還得判下無期徒刑,永遠囚禁在我這兒。明樓暗自地想,覺得自己有點兒病態。不過這還不都是那個磨人的小混蛋害得。

 

 

 

 

  冬日悄然來臨,每到深夜往往寒意凍骨。

 

  「你還不睡覺啊?」明樓推開王天風臥室的門,果不其然又看到他在電腦前耕耘。

 

  「不會敲門啊?」王天風明顯在應付他,「我就快好了,你先睡,別管我。」

 

  王天風說罷就把明樓晾在一邊,而明樓雙手交疊在胸前,靠在牆上,對於被敷衍和被無視感到十分不滿。

 

  「真不去睡?」明樓的語氣顯得有些微妙,像是響起了警示訊號。

 

  「啊──煩死人了你,管這麼寬,你住海邊的呢。」王天風瞅了他一眼,造反似地大力敲下一顆鍵,「不去!」

 

  「很好。」

 

  明樓一手穿過,從膝窩將雙腿抬起,另一手攔腰抱起,將王天風整個人從椅子上以公主抱的姿勢抱進懷裡。王天風穿著黑色的套頭毛衣,軟絨絨地手感真不錯,像是懷著一隻貓似地。

 

  在懵了幾秒之後,他開始在半空中激烈掙扎,「你他媽在做甚麼!放我下來!明樓!」

 

  「讓你睡覺!」

 

  明樓不怎麼溫柔地把他拋到床上,而王天風幾乎是立刻彈坐了起來,拳頭往他那招呼。明樓也不是吃素的,他們在床上拳打腳踢翻滾了一陣子,最終明樓藉著體型優勢壓倒在王天風身上,把他的兩隻手腕分別牢牢定在頭的兩側。

 

  「白癡,放開我!」

 

  「那可不行,要是等下我走了,你又爬起來打電腦怎麼辦?」明樓瞇起雙眼,他低下頭,鼻頭幾乎要碰在一塊,沙啞的氣音混雜著因打架殘留的喘息。

 

  他的陰影落在王天風的大半臉上,起伏的胸膛貼在一塊兒。

 

  「大少爺,你怎麼就這麼愛管我。」他的雙眼毫無畏懼地迎向明樓,嗓音很淺很慢,像把每個字都含在嘴裡咀嚼,吐出的熱氣撒在明樓唇上。

 

  「你要知足,有人管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歪、理。」王天風把一個詞兒拆成兩個字唸,既叛逆又慵懶,用一種審度的眼光斜睨著他。

 

  「好了、快睡,晚安。」明樓匆匆在他額上烙下一個晚安吻,然後趕在王天風拿枕頭砸他之前溜出房間。

 

 

 

 

  這樣溫情脈脈一久,雖然種子肥料是撒多了,但等到樹木成林還得多久哇?

 

  而且他也從來不見那瘋子──解決過生理需求甚麼的,難道工作狂都是性冷感?

 

  明樓心想這也不是辦法,自己也憋得慌,但又不能真把人一口吃了,好幾次在王天風門口徘徊,最後也毫無實質進展,頂多把人抱上床睡覺。

 

  直到某天下午,明樓那堂課的教授臨時停課,他提早回家,看到王天風門縫虛掩,裏頭還傳出一絲動靜,他就朝裡面偷瞄。

 

  王天風背對著他坐在床上,周圍圍著棉被,看不清他手裡握著甚麼鼓弄,只見他整個身子縮緊,曲著膝蓋、低著頭,身體微微輕顫,明樓能聽見他若有似無的喘息聲。

 

  你瞧,他是這麼地拘謹、內斂、含蓄,以致於既使獨處,自贖的時候都還得在褲襠裡偷偷摸摸地進行,生怕看見自己人性的一面似地。

  戒慎恐懼地好像那是精密儀器運轉時容不得的一點小錯誤。

  明樓同時覺得不能理解與受到蠱惑。(長微博備用,勿轉發)


 

  嘛,來日方長。

 

 

_________

終於讓我汙到18歲戰鬥力還沒那麼強的老師,就一個字,爽(自重
樓哥身♂體♂力♂行♂告訴你他不是吃素的啊....撩的太過會出事的....就算是不自覺的撩也不行!(欸

评论(1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