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07

 WARNINGS: 雙毒大學AU,希望可以維持校園喜劇風格!注意作者時常不小心掉落的OOC及私設!  

本章BGM:MUSE-Time is running out 或 Céline Dion-I Surrender

 

07

 

  熱音社的成發舉辦在市區公園的露天廣場,裏頭有個只需稍加布置就很完美的舞台,常常一到夜晚就成了獨立樂團的表演天堂。

 

  那天晚上不只來了他們大學裡的學生,也有慕名而來的他校生,感覺就好似整個城市的人都聚集到了這個露天廣場,共襄盛舉這場盛宴。

 

  準時八點整開唱,明樓不只是電吉他手,也是主唱之一,他會開金嗓唱歌的曲目就安排在節目表中間,準備帶起全場高潮。

 

  明樓裡面穿著一身白襯衫、合身黑褲,外面套著一件黑亮的皮夾克,瀏海用髮油高高梳起,露出一張俊俏帥氣的面孔,帶著一種風靡天下的自信。

 

  他在鼓手打起節拍時刷了一弦酒紅色的電吉他,帶出一個十足搖滾的滑音,勾起整場觀眾的尖叫歡呼,歌曲還沒開唱,女同學們就已經被迷的七暈八素,所有人都跟著他擦得油亮的黑皮鞋敲起節奏。

 

  單單只是隨著音樂搖擺身子,便散發著一股灑脫而無拘的狂野氣息,其中卻又隱隱流露出不可一世的氣魄,征服台下的男男女女。

 

Ithink I’m drowning asphyxiated
我想我已陷入你那窒息的愛
I wanna break this spell that you’ve created
我要解開你創造的媚惑魔咒
You’re something beautiful
你如此的美麗誘人
A contradiction
真是矛盾
I wanna play the game
我渴望參與你的遊戲
I want the friction
卻又想要掙脫

 

  歌曲的前奏像在緊繃的神經上游走,如歌名本身,有種急促的、喘不過的、意欲逼瘋人的情緒,箭在弦上,逼迫得人全身上下都泛起細微的震顫,潛伏的、即將爆發的岩漿在血液裡流竄,等待著自由的那一刻。

 

  而當他開口的時候,帶著磁性的沙啞男音像風暴一般掃蕩整個廣場,藉著音響,他要讓所有人臣服。

 

Youwill be the death of me
你要為我的死負責
You will be the death of me
你要為我的死負責

  餘音在他向前噘起的圓形的嘴型裡繞盪,串起壓抑的氣音與呻吟一般的控訴。

 

  還有他笑起來眼角周圍的褶子,和撩人的眨眼,連他站的三七步都能造成一種流光四射的特效。

 

Buryit
埋藏這份情感
I won’t let you bury it
我不會讓你埋藏它
I won’t let you smother it
不會讓你扼殺它
I won’t let you murder it
更不會讓你謀殺它

 

  全世界陷入了爆發前夕的倒數計時。

 

  這將是災難還是救贖?

 

  王天風能明白為何明樓的身邊總是能為著那麼多人──他就是一顆自燃的發光體──沒有人能遮蔽恆星的光芒。

 

Ourtime is running out
我們的時間即將消耗殆盡
Our time is running out
我們的時間即將消耗殆盡
You can’t push it underground
你無法將我的愛推入深淵
You can’t stop it screaming out
你無法阻止我大聲嘶吼出來

 

  歌曲自此,聲音與那些不言而喻的情緒火花從他的喉嚨爆發出來,沒有任何殘餘的部分。尤其是他心裡也沒有多餘的地方擺放了。

 

  王天風望著台上那個沉浸在音樂裡的人,忽然覺得很陌生。

 

I wanted freedom
我渴望自由
Bound and restricted
但是卻被束縛和限制
I tried to give you up
我試圖放棄你
But I’m addicted
但我已走火入魔的迷上你
Now that you know I’m trapped sense of elation
現在你知道我已陷入無法自拔了
You’d never dream of breaking this fixation
你從沒想過敲碎這個僵局
You will squeeze the life out of me
你已將我的生命榨乾

 

  明樓激烈地刷著電吉他,時而彎曲身子、時而眉眼緊皺,整個人隨著節奏劇烈晃動,沉浸在自己營造的世界之中,就像歌詞所述一般被束縛著,既痛苦並愉悅。

 

  他好像全然蛻變成另一個人,把平時溫文爾雅的氣質全數拋開,爆發出一種獸性的、野性的、令人著迷的力量,而這是一種足以讓人甘願臣服的魅力。

 

Ourtime is running out
我們的時間即將消耗殆盡
Our time is running out
我們的時間即將消耗殆盡

 

  有些人天生就是一顆明亮的星、天生就是被捧著養著,鎂光燈追著他跑、甜蜜的讚頌與歌詠錦上添花。

 

Youcan’t push it underground
你無法將我的愛推入深淵
You can’t stop it screaming out
你無法阻止我大聲嘶吼出來

  他太亮眼了。

 

  亮眼到使人畏怯。

 

  有時,世界也是有所區隔的,有些人站的比較高、有些人比較低,風暴可以造成水平流動,卻不曾垂直顛覆。

 

  有時、有些人,本就不在一條道上。

 

Howdid it come to this?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

 

  靜謐得可以聽見汗珠滑下他臉龐的水聲,群眾聚焦在他身上,過了好幾秒才緩過來,爆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像是愚民在歡呼吹捧又一個新政權的降臨,而那個舊世界已經被他們推翻。

 

  這首歌結束後,王天風決定轉身離去的那一瞬間,音響裡傳來明樓的聲音,還帶著上一首歌曲造成的沙啞及喘氣聲。

 

   明樓看見了王天風,他在百十雙眼睛裡找到了他。明樓前幾個禮拜有意無意地暗示他熱音社成發的日期,也不斷試探他前來的意願。表演開始前明樓還打了電話給王天風,卻無人接聽。

 

  「現在,這首歌,我想獻給一個人。」

 

  底下又起了一波口哨與尖叫。


I reach to you
我在你的心裡 
I know you can feel it too
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樣感受得到 
We'd make it through
我們會一起渡過 

 

  跟上一首Muse的Time isrunning out相比,這一首極致抒情的歌曲,同樣是瀕臨潰堤的絕望,卻是帶有一絲屈服求從的意味。

 

Every night gets longer 當每個夜晚變得漫長 
And this voice's getting stronger baby
這個聲音就會更加堅強
I'll swallow my pride
我壓抑著我的驕傲 
And I'll be alive
而我將存在著 
Can't you hear my call? 
你沒聽到我的來電嗎? 
I surrender all... 
我俯首稱臣了.. 

  這首抒情歌無需電吉他,明樓捉著麥克風,像救命浮板、像他的唯一救贖。

 

  台下的女同學無不希望自己就是他所傾訴渴求的對象。

 

  王天風直到聽到副歌才想起來這首耳熟能詳的歌曲──法國歌后Céline Dion的經典熱門曲I Surrender。

Right here, right now 就是這裡,就是現在 
I'd give my life to live again 我會放棄所有去重新活一遍 
I'll break free 我會輕易的躍過 
Take me, my everything 帶著我每個夢想 
I surrender all to you 我放棄所有奔向你 

I surrender 我臣服了

 

 

  這個夜晚夠吵了。

 

  他該回去了。他有在幫一兩個小公司開發APP或軟體來賺點學費。

 

  王天風擠出人群,走進黑夜之中。

 

  就在他快到達公車站時,後面一個急促的步伐聲跟上,他被抓住手腕,被迫轉過身──

 

  明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身上還穿著那件黑皮衣,裡面的襯衫已經被汗水浸溼,瀏海也垂落到額前,完全沒有剛才在舞台上意氣風發的模樣。

 

  「表演、表演還沒結束,你怎麼就先走了?」

 

  「表演還沒結束,那你怎麼在這?」王天風莞爾。

 

  「後面沒我的演出了,倒是你這觀眾怎麼這麼不給面子啊?」

 

  「難道我還要等到結束,上台給你明少爺獻花?」

 

  「嗯,這麼說,你怎麼沒買花?」明樓故作疑惑,歪了歪頭。

 

  王天風揚起嘴角,「我又沒說要來看,本來就只是經過而已。」

 

  「那正好,咱們去吹吹風。」明樓的眼角彎成了兩道好看的弧,「走,我載你。」

 

 

  明樓騎著他拉風的哈雷重機,沿著崎嶇的小徑把王天風載到了附近的山頭,那裏有這個城市最迷人的夜景。他們就著草地坐了下來,把整片互相輝映的斑斕星空與城鎮燈火收進眼底。

 

 

  「不錯吧?」

 

  「你真有閒情逸致,成發這樣丟著不管真沒事?不是還有慶功宴?」

 

  「沒事,還不都喝喝酒唱唱歌罷了,也沒什麼好去的。」

 

  而且想看的人在這呢。

 

  「欸,」明樓轉過脖子瞥向他,「我唱得怎樣?」

 

  「還湊合唄,能聽。」王天風手裡拉拔著腳邊的草,漫不經心地說,「呵,瞧底下姑娘被你迷得都丟了魂了。」

 

  「那是,因──」

 

 

  「啊!」王天風叫了一聲,突然抓住他的手臂,讓他嚇了一大跳,「我找到BUG在哪了!」

 

  「啥?」

 

  「我想到了!我想到我程式錯在哪了!」

 

 

  這甚麼氣氛你跟我說這個!?

 

  王天風激動地像是研發出拯救全人類的解藥似地,而明樓愣在原地,硬生生地吞下了他原本要說的話,唱得好聽──那是因為他想獻歌的人就在台下,而且如果那人願意,他這輩子就只唱給他一個人聽。

 

  「快點!明樓!」王天風大力地搖晃著他,「快載我回去!」

 

 

  手臂被抓得生疼,但明樓笑了。

 

  他怎麼就覺得瘋子這副著急的模樣這麼可愛,分明是在催他,他卻還能聽出了一點撒嬌的意味。他對王天風,從來就沒法子。

 

  那兩隻圓亮的眼眸不解地看著明樓,看的他心底起了麻麻癢癢的一股渴求。他很想直接吻上去,雖然肯定會被爆打──但他忽然起了一個念頭,他就想慢慢地、溫柔地將他刻劃進自己的生命中,讓那個人無法自拔、再也離不開他──讓他體會到跟明樓一樣的感受。在過往的經驗中,他不曾真正疼惜過對方,一切都像是互利共生,藉著彼此展現自身的魅力,感情於他只是附帶價值。可這次他想細水流長、他要細火慢燉。

 

  明樓不知道這一步棋下得正確與否,但他確實想要更大的收穫。

 

  他覺得自己沒救了。

 

 

__________
和平年代談戀愛萬歲!!!!!!!
我想寫小處男瘋瘋!!!!!(此人有病)

急!線上等:對象是情商零的工作狂+nerd怎麼辦?做就對了

评论(2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