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06

WARNINGS: 雙毒大學AU,希望可以維持校園喜劇風格!注意作者時常不小心掉落的OOC及私設!  

 

06

 

  明樓今天早上沒咖啡喝。

 

  準確來說是沒王天風煮的咖啡喝。

 

 

  幾個月前,他正想找些飲品來解饞,便發現食物櫃裡擺放著一整袋的廉價即溶咖啡,思考了一分鐘,他皺著眉頭統統倒掉了。

 

  王天風察覺後很是生氣──那是他半夜打程式時賴以為生的精神糧食、是早晨出門前的提神飲料、還是平日被明樓惹怒時平復心緒的鎮定劑……反正明樓怎麼可以擅自丟掉!

 

  在王天風準備大打出手前,明樓擺出一副正義使者的模樣向他表示,那些垃圾飲料不配"咖啡"的名號,於是他已經訂購了全自動義大利式咖啡機和哥倫比亞的阿拉比卡咖啡粉──線上付款、隔天到貨。王天風僵著一張臉,也看不出是甚麼表情,僅僅丟了一句"紈褲子弟"。

 

  以後每天早晨明樓都可以喝到王天風泡的咖啡。

 

 

  然而他們陷入冷戰後──兩人都不知自己在氣悶些甚麼──想當然爾明少爺就沒咖啡喝了。他也並非不會泡咖啡,只是不知甚麼原因,王天風煮的咖啡就是比較順口。

 

  沒咖啡喝的明樓今天一整日都過得很糟,他的電腦還中毒了,每隔幾分鐘就會唱一次經典童謠"兩隻老虎",而且每過一次都會變調,惱人的要命,他被迫連續聽了兩小時的兩隻老虎及其變奏版,才肯低聲下氣請王天風幫他除病毒。

 

  王天風倒是沒說甚麼,只是嘟噥了幾句"你平時在房間練吉他也是這麼吵",然後三兩下就解決了麻煩。沒想到不過幾天,明樓電腦又中毒了,螢幕左上角不斷顯示一行閃動著的字幕"HA!HA!HA!",然後當天所有開過的文件都被刪除了,害得明樓當晚勢必要熬夜趕工他的法學課報告。

 

  王天風幫他處理這個病毒時,明樓就插著腰桿站在一旁碎碎念他倒楣的這個禮拜,接著他忽然覺得不太對勁,王天風一邊刪病毒一邊憋笑,肩膀無法控制地抖動,明樓立即瞭悟了。

 

  「王天風!你他媽把我電腦搞中毒?」

 

  王天風收斂起開玩笑的情緒,無視氣得發抖的明樓,「你的防火牆實在太弱了。」

 

 

 

  這場拉鋸戰打的不慍不火,卻又跟以往的爭執不盡相同,沒有激烈喋血的戰役,勝者也將不會獲得桂冠,更沒有征服的成就感。

 

  即便戰火未滅,但日子還是要過。至少明樓的電腦沒有再中毒了。

 

 

  他們沉默地在客廳吃樓下便利商店買來的餐盒──王天風很久沒開伙了,自從冷戰開始──一人占據沙發的一端,中間隔著楚河漢界,只剩筷子掃過飯盒的沙沙聲互相交流。

 

  明樓突兀一問,「欸,下個月熱音社成發,要不要來看?」

 

  王天風含著飯菜,模糊地說,「你表演的時候我一定在下面噓爆你。」

 

  「那你答應了?」明樓小心翼翼地帶著期望問。

 

  明樓瞥向他,以為他又踩了哪顆地雷,卻發現王天風扭曲著臉、繃著嘴,「瘋子?你怎麼了?」

 

  「……牙疼。」

 

  「甚麼時後開始的?」

 

  他不甘願地開口,「幾個禮拜吧……」

 

  「你──真是!走,去看牙醫。」

 

  「不要。」

 

  「由不得你!」

 

  最後王天風被明樓半拖半拉地帶到附近的牙醫診所,王天風想反抗,無奈他在嘴裡的抗戰已經消耗他太多精力。也因為明樓突如其來的怒氣讓他不知所措,就像明樓展現了他至高無上的捍衛的權力,可他捍衛的卻不是自身。

 

  明樓滿意地看著王天風不情不願地坐到治療椅上,然後他忽然想起王天風為何那麼抗拒看牙醫──正當牙醫生拿著一管麻醉針走過來時。

 

  所幸這場療程和平落幕,因為注射麻醉劑時王天風就昏了過去,全程沒有意識。

 

 

  也許是面子問題,王天風醒來後並沒有對此發表任何意見,只是跟著明樓回家,一前一後,彼此的沉默填滿整條鴻溝。

 

  「以後牙疼別忍,醫生說幸好這次來得及救,但要是再嚴重些就要拔牙了。」

 

  王天風吞下那句"你真雞婆",但這不代表他屈服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了甚麼抵死不從。

 

 

 

  他們就像兩座彼此對立的監獄,矗立在白霧瀰漫的山頭,兩方的犯人卻偶爾透過陰暗、潮濕、不為人知的小窗口傳遞著信件。

 

  這樣的的情形持續了兩個禮拜,直到學期末的一場聯合盃資格賽,只要取得勝利就能晉級下學期的八強賽。為此教練私下個別找了明樓和王天風,關心他們的心理狀況,顯然連教練都注意到他們的異狀了。而他們對教練都默契地敷衍過去,畢竟他們能說甚麼呢?

 

  幸好他們都是識大體顧大局的人,並沒有減緩絲毫練習的動力,他們的配合依舊銅牆鐵壁、進攻同樣電光石火。那是一場不容易的比賽,好幾次的命懸一線都被及時化解,場上不時的肢體碰撞也激起了雙方的火氣,惡意犯規層出不窮。王天風甚至一度要跟對方球員大打出手。警告與黃牌滿天飛,惡戰了九十多分鐘,他們終究拿下了進入八強的門票。

 

  就在傷停補時,明樓幾路短傳送出一個助功,而王天風也不負眾望踢進了致勝的關鍵球,踢破了僵持不下的局面,交出一球漂亮的勝利。

 

  整個球場歡聲雷動,把草皮晃的明樓都站不住腳了,但他實實在在地把朝他奔來、準備與他擊掌的王天風給抱個滿懷,他輕易地舉起懷中的人,兩條長腿順勢夾住他腰側。

 

  在其他隊友蜂擁而來歡慶擁抱前,明樓在他耳邊帶著笑意溫柔地問:「欸,瘋子,原諒我了嗎?」

 

  在一片嘈雜中,王天風的那一聲「嗯」顯得很輕很淺,但足夠清楚了。

 

 

_________

他們到底有沒有談戀愛?????(欸
最近雙毒糧好少QQQQQ

评论(2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