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05

WARNINGS: 雙毒大學AU,希望可以維持校園喜劇風格!注意作者時常不小心掉落的OOC及私設! 

 

05

 

  周末上午,當明樓聽見門鈴響起,起身開門看見寧海雨站在外頭時,他的危機意識雷達就敏銳地響了起來。

 

  「隊長?」

 

  「嗨,明樓。」

 

  「海雨哥。」王天風越過明樓,把寧海雨領進門。

 

  明樓轉頭看他,像是在尋求一個解釋。

 

  王天風注意到他的視線,「噢,昨天你早睡就忘記告訴你,海雨哥今天來這住一晚,我們要趕工專題報告。」

 

  「今明兩天要打擾了。」寧海雨向明樓微笑示意。

 

  王天風進房門前,轉過身來向他補了一句,「放心,海雨哥會睡我房間,不會干擾到你,明天就離開了。」

 

  明樓還沒來得及說一個字,就目送王天風和寧海雨進了房間。

 

 

  王天風和寧海雨一整個上午都沒從房間裡出來,明樓也沒聽見任何動靜。

 

  正午時分,明樓耐不住了,他說服自己是為了午餐的著落才委身去敲王天風的房門。

 

 

  「進來。」

 

  明樓半開了門,朝裡面望。寧海雨坐在王天風的書桌前使用電腦,隨著地板上一疊疊的紙張看過去,王天風趴在床上編碼,正眼也沒看過他一次。

 

  「幹嘛?」王天風聽明樓進了門默不作聲,終於停了手上工作轉頭看向他。

 

  明樓憋了許久,才委屈地吐出這幾個字,「……午餐吃甚麼?」

 

  「你自己弄吧,看是叫外賣還是怎樣,櫥櫃裡還有泡麵。」王天風冷淡地說罷便繼續埋首螢幕前。

 

  「你不吃?」

 

  「還在忙呢,我晚點跟海雨哥下去餐館吃,你先吃不用等我們。」

 

  接著王天風就再也沒理他,吃了閉門羹,明樓只好摸摸鼻子離開。

 

 

 

  不爽。超級不爽。明樓碰一聲躺在客廳沙發,臉色沉的嚇人。

 

  青梅竹馬了不起?同系學長了不起?校隊隊長了不起?那個寧海雨算哪根蔥?比得上我明家大少爺溫文儒雅、氣質翩翩、天資聰穎,儼然一個不可多得的高富帥、人又溫柔體貼,除了不會燒菜以外其他功能一應具全──

 

  頓時明樓彷彿遇到天打雷劈,被自己的想法震驚到了。

 

  這不可能。

 

  不可能甚麼?明樓自己也沒思索清楚。他也沒敢想得更深入些。

 

 

 

  寧海雨果真到了隔天中午才出房門。

 

  「幫你們買的。」明樓坐在沙發上,指著桌上的兩袋早餐。

 

  明樓的語氣像是特意等他們兩人出來似的。

 

  「謝啦。」

 

  「瘋子還沒起來啊?」

 

  「我們昨天搞到凌晨四點,天風現在還睡著呢。」寧海雨打了個呵欠,「我下午有事,先走了,幫我跟天風說一聲。」

 

 

  明樓走進王天風臥室,看見那人蜷縮著身子躺在床上,軀體以一種彆扭的姿態壓迫成團,就像全世界只有這方白床單容得下他。明樓盯著他熟睡的臉龐和烏黑的眼袋許久,最後只是替他掖了被角便離開。

 

 

 

  隔了幾天,王天風放學回家,正拿出鑰匙時,聽見門內傳出來女性嬌嗲的嗓音,他轉了開門,便看見明樓和一位年輕女子坐在沙發上談笑風生,女子的舉手投足透露出一種專屬女性的媚態,露骨的情感在眼底流轉。

 

  「啊,天風,這是曼春,我以前高中的學妹,剛轉來我們學校。」明樓對他笑,帶著一種假意的疏離,然後他轉頭看像曼春,溫柔一笑,「曼春,這我室友。」

 

  「你就是明樓常提到的那位王先生啊,幸會。」

 

  「你好。」王天風機械性地打了個招呼,就回房去了。

 

  「他還真的如你所說很孤僻啊。」曼春壓低身音在他耳畔說,「學長,有這種室友你不會很無聊啊?」

 

  明樓沒有馬上回答,過一會才心不在焉地說,「王天風他只是……比較慢熟而已。」

 

  汪曼春若有所思地看著明樓,看著那張恍然若失的臉孔,在腦袋裡咀嚼他帶有平反意味的話語。

 

  這場自導自演的暗自較勁連一個局外人都看得清楚。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