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04

WARNINGS: 雙毒大學AU,設定來自之前那篇PWP(弱點),算是前傳--雙毒的現代大學生活2333希望是校園愛情喜劇風格!注意作者時常不小心掉落的OOC及私設!

 

04

 

  「你怎在這?」

 

  「難道校隊就只有你能踢啊?」

 

  「這裡可不是聯誼會,靠一張嘴就能風靡全場。」

 

  「我還怕不小心贏了你,讓你面子掛不住呢。」

 

  王天風忽然鼓起掌來。「聽見沒?」

 

  「聽甚麼?」明樓不知所以地問。

 

  「你被打臉的聲音啊。」

 

 

  明樓以前在高中時踢過比賽,所以足球對他來說極易上腳,不過他還是退出了系上的籃球隊,才有空閒加入校足。他退出系籃這事可粉碎了不少少女心。

 

  他之前都踢中場的位置,負責前後策應、組織球隊進攻,以及控制比賽節奏。校足的教練看他確實有兩把刷子,便也把他編排進中場球員的行列。

 

  於是明樓和王天風又有一項共同嗜好了,即使瘋子老是從後場跑過來跟他吵架,說他盤帶拖泥帶水,該進攻時不該猶豫。

 

  明樓看到王天風踢後衛時感到些許訝異,他還以為那個瘋子更適合進攻位置。不過這事出有因,他從隊友那聽到,王天風原本司執前鋒,但他的球風實在太不要命,進攻的慾望過強,老是打亂教練的布局與節奏,所以後來調整讓他擔任中後衛,雖然他還是時常前插進攻,不過最悲慘的還是敵方球員──據說有次校外比賽,王天風差點剷斷了對方前鋒的腿骨。

 

 

  校足的練習可不輕鬆,有時候還要早起晨練。不過明樓成功佔據了王天風暖身運動的搭檔位置,而他的機車後座現在也坐上了對的人。一切都是值得的。

 

  自從加入校足,他們倆的關係得到了良好的改善,雖然他們常常吵架到忘我,不顧練習賽還在進行,兩個同陣營的人就自己搶起球來,所有球員都傻愣在一邊看他們邊打邊踢邊射門,最後由教練出面罰跑圈才結束了這場鬧劇。但他們的確有了實質上飛躍的進步,運動成功搭起了友誼的橋樑和堅韌的戰友情義。

 

  預計大二上時,會有一場多校聯合盃,校足教練決定做一些人員調動與調整,讓這群新血熟悉團隊與戰術,等上了大二,就能一展雄威。王天風向前與明樓形成雙核心中場,其實教練早看出他們合作的潛力,這兩人的搭配不謀而合,連眼神都不用送,對方的意思心領神會,不用看也能傳到對方腳下;無論是進攻抑或防守,他們都創造了最大的贏面。明樓可以制衡王天風的衝勁,王天風可以執行明樓的組織進攻,效率高得驚人,這對球隊來說簡直如虎添翼。

 

  那些夜晚滿身的泥土與青草味都不能阻止他們進球後狂歡的擁抱。

 

 

 

  他們自從有了足球這個共同話題,也衍伸了許多課餘活動,比如他們周末夜會叫外送披薩、窩在沙發上看英超聯賽,然後為支持的隊伍彼此大吵特吵一番

──明樓支持的阿森納跟王天風支持的切爾西一直都是同城死敵,有縱橫千秋的深仇大恨。

 

  阿森納的球風來自於他們溫文儒雅的教練溫格,擁有法式足球的細膩短傳、地面滲透;而切爾西的鐵血令人聞風喪膽,秉持著"一般我不出手,我若出手,三招之內你不倒下我倒下。"的作風。

 

  果真有怎樣的球隊就有怎樣的粉絲。

 

  「你那種踢法,根本就是找死。」

 

  王天風在上一場比賽扭傷腳,此時正枕著沙發扶手,躺臥在座墊上冰敷腳踝,即使如此他還是不忘本行,腿上架著筆記型電腦,專心致志的打程式。

 

  「這不是贏了嗎?」王天風瞟他一眼。

 

  明樓嘆了口氣,他把王天風的雙腿抬放到自己腿上,幫他調整冰敷的位置、按摩他痠軟的小腿肚,小聲低估,「只不過是場比賽,何必那麼拚命。」

 

  明樓一邊揉搓著他的小腿肌,一邊故作漫不經心地問,「欸,你跟寧海雨很熟?」

 

  「海雨哥?老家的鄰居,從小一起長大的,怎麼會不熟。」

 

  「那你怎麼會讀資工系?難道也因為他?」

 

  「算是吧,海雨哥比我大幾歲,小時候常跟他混,高中時他就教我打程式,後來打著打著也有點興趣,大學不知道選甚麼科系,就被他說服來考這間,然後就上了唄。」

 

  「那藍衣詩社不會也是他推薦你進去的吧?」

 

  「嗯。」

 

  「是喔。」

 

  王天風聽明樓一時沉默,按摩的手也不分輕重,還越摸越上面,王天風便抬起頭來看,卻看到他臉色陰沉,不知為何故皺著眉頭,他不滿地用沒受傷的那條腿輕輕踹他。「你幹啥啊?擺張臭臉觸我霉頭。」

 

  明樓逞罰性地拍了一下他的小腿,轉而問道,「對了,你在藍衣詩社是哪一組啊?技術組?我怎麼都沒有看見過你?」

 

  「我跟你又不同組,當然不常見。」

 

  藍衣詩社的組織龐大、成員眾多,除非是大型的聯誼會或社遊活動,不同專業組別的新生成員較少機會聚在一塊。

 

  「那你到底在哪組啊?做甚麼的?」

 

  「你按摩把我按舒服了,我就考慮跟你講,」王天風做了個鬼臉,朝他吐舌頭,「不過跟你講你也不會懂,笨蛋。」

 

  「說誰笨蛋呢!」明樓這次真的大力地拍在他大腿上,清脆一聲迴響整個客廳,白嫩的大腿肉馬上浮現五指的紅痕。

 

  「你欠打是不是?混蛋!我告訴你,我就算受傷也可以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_________
其實我是阿森納的粉絲....
想像老師踢球的時候我就聯想到蘇亞雷斯,沒搶到球一生氣就咬明樓(欸
十八歲的圓圓臉老師做鬼臉好可愛喔喔喔喔喔(冷靜
大哥假按摩真楷油23333

评论(1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