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Got A Virus 02-03

 WARNINGS: 大學AU,設定來自之前那篇PWP(弱點),算是前傳--雙毒的現代大學生活2333希望是校園愛情喜劇風格!注意作者時常不小心掉落的OOC及私設!

 

02

 

  即將面臨大學生的第一個期中考,明樓忙碌的不可開交。課業對他來說並非難事,但當你同時加入學生會、系上球隊、又在熱音社練團時,有時候也是會分身乏術,雖然在這些圈子裡他總是如魚得水。

 

  期中考前的周末,明樓窩在家裡讀書,到了正午時分他伸個懶腰走出房門,想看看冰箱裡還有甚麼除了甜點以外的食物──他每次打開冰箱總能看到種類繁多的各式甜點,看了都甜膩到反胃了,他就不知道他那個室友的胃怎麼能分解這些東西──說起他的室友,王天風怎麼還沒回他訊息?

 

  他們前幾天大吵了一架,差點動手打起來,兩個人陷入冷戰,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只肯用網路傳訊息給對方。

 

  "午餐吃啥?""你去買。"

 

  "明天我晚點到家,你記得倒垃圾。""騙子!這次輪到你倒了!"

 

  "你煮麼?""大少爺還要我伺候啊?""能者多勞嘛。"

 

  "你昨天晚上客廳居然沒關燈,你敢浪費那電費你出啊!混帳!""你才混帳!""你混帳王八蛋!""你在房間給我呆著,我過去收拾你。""你試試看ji*f5/22439&k##455"

 

  "叫外賣?""我要吃巷口那家的抄手。"

 

 

  然而今天明樓已經傳了四次"瘋子,午餐吃啥?",王天風卻連讀都沒讀。

 

  雖然倆人有過節在,但好歹也是室友。明樓敲了敲王天風的門,見聲響全無,便轉開了門把,一開門他就被映入眼簾的情況給震懾。

 

  「王天風、王天風!」

 

  王天風整個人趴在桌上,臉朝下壓著鍵盤,筆記型電腦的螢幕上還跑著程式碼,一看就大事不妙之感,明樓急得搖動他肩膀,想把人喚醒。

 

  「呃……」搖了半天,才似乎喚回了王天風的意識,他緩慢而僵硬地抬起頭,一臉蒼白毫無血色,臉上還有壓腫的鍵盤印子。

 

  「沒事別嚇人啊,你臉也太白了吧。」

 

  「明樓……唔……抽屜……」王天風突然抓住明樓的手臂,顫抖的手指令明樓心慌。

 

  「甚麼東西?你說清楚啊?藥嗎?在抽屜?」這下又把明樓嚇得不清,他看王天風像是舊疾復發一般,馬上扯開了書桌的抽屜翻找。

 

  「明樓……右邊……」

 

  「右邊?沒啊,空的啊?你甚麼藥我幫你下去買,還是我送你去醫院?」明樓急的要一把扛起他軟綿的身子。

 

  王天風頭傾在他肩膀上,極為艱難地發出虛弱的氣音,「……棒棒糖……」

 

  「我靠!」

 

  明樓氣極敗壞地衝回自己房間,從牆角邊拿出一個紙袋,裡面裝著五彩繽紛的棒棒糖,他抽了一個撕開包裝紙,然後快步走回王天風的臥室。

 

  那是他知道王天風喜歡棒棒糖後上網從國外訂購的,本來想哪天給他當"室友的禮物",不過前陣子因為使用浴室的習慣問題大吵一架後,他就忘了這件事。

 

  他把棒棒糖塞進那傢伙的嘴裡。

 

  王天風就著他的手含住棒棒糖,神似一隻倉鼠。說也神奇,王天風吮個幾下臉色就好看了些,活像吞了甚麼特效藥似的。

 

  他接過棒棒糖的棍子,挺起腰版,眨著一雙水光瀲灩的大眼看著明樓,像是不明白他怎麼出現在這裡。

 

 

  ……這是重開機了嗎?明樓在心裡默默吐槽。

 

  「你這是怎麼回事?跟個死人一樣。」

 

  「血糖低唄。」

 

  「我就告訴你要正常進食,不要老是不吃三餐,只吃那些甜食,身體不好就不應該這麼胡來,你看你瘦成這樣,這正常嗎?你乾脆下次跟著我吃,我包你三餐。還有你也不要老是熬夜到那麼晚,程式早上不能打嗎?弄到三更半夜作息都不正常,難怪身體會出問題,底子弱就不要逞強──」

 

  「明樓。」

 

  「幹嘛?」

 

  「你怎麼就那麼婆婆媽媽的。」

 

  明樓現在真想把眼前這個人給敲昏。

 

 

03

 

  熬過期中考,學生終於得了空閒,而明樓發現他的室友卻越來越晚回家了,以前租屋處還有點家的感覺,到家時有時候還能看到王天風窩在沙發上編碼、或百無聊賴地狂轉電視台,現在倒換他輪播著那些肥皂劇和口水節目。

 

  現在經常出現的情形是,他室友回家的時候,一身短褲短袖,大汗淋漓、神清氣爽,一副剛運動完的模樣。可是明樓記得王天風以前並沒有參加系上的球隊。

 

  再多一點的線索就是,夜半傳來的一陣摩托車引擎聲,接著他室友便上樓了。

 

 

  這道縈繞在明樓心頭未解的謎,終於在某個晚上被他揭曉謎底了。當時他與同學在學校的健身房鍛鍊結束後(並且吸引了無數的女性目光),正準備打道回府,剛踏出門檻,一大群男生便擦肩而過,蜂擁進入健身室。

 

  「天風,下禮拜五跟隊上去夜衝怎樣?」

 

  這就是讓明樓驀然止步的原因。

 

  他回首一看,王天風就混在那群男生裡,被寧海雨攬著肩頭,有說有笑。

 

  從沒見過的笑容綻放得自然而不虛假,極其難得見到的、恬靜、滿足的微笑。他感覺有如旱田久逢甘霖。

 

  大概沒有人笑起來不好看的吧?可是有些笑容卻特別想讓人珍藏入袋,在夜裡掏出來點亮前路。

 

 

  健身房外牆是一大片落地玻璃窗,所以可以從外頭向內看,明樓就佇立在外面,看著那群人開始做暖身。

 

  雖然他們今天沒有穿隊服,不過憑一旁衣物袋的打印字樣,看似應該是學校足球隊的英文縮寫。

 

  他們似乎早已分配好兩人一組,十分有紀律地喊口號做暖身。正做到仰臥起坐的動作,王天風躺在地板上,彎折著腰仰臥起坐,寧海雨跪著膝蓋壓在他的鞋子上,幫助他穩固身子,做起仰臥起坐更標準。

 

  單純一個基礎練習卻令人浮想連翩。王天風的身上因為先前的暖身已經起了一層薄汗,臉孔通紅,嘴巴開開合合微喘著氣,額上掛著的汗珠沿著標緻的輪廓滑進領口,在細白的脖頸上留下一道水漬;他的上衣因來回起伏的身子而被掀起,露出一截肌理結實卻略顯纖瘦的腰桿,明樓腦海不知怎地浮現了"公狗腰"這個詞彙;他的短褲因重力向下滑落,緊繃的軀體使單薄的布料勾勒著圓翹的臀部曲線,兩條大腿嶄露無遺,小巧的膝蓋骨隨動作晃動,牽連著形狀姣好的小腿肌肉,寧海雨的手掌覆握在他的腳踝上,整個身子佔據絕對領域的絕佳視野。

 

  年輕肉體當如是。結實、柔韌、新鮮、活力、美感十足。

 

  明樓的臉色越來越沉。

 

  足球校隊是吧?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