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雙毒AU/ 硝煙不止2

*現代AU,傭兵AU,主雙毒,或許有台風

*這個腦洞很突然,沒有大綱這回事,所以會怎麼發展我也不知道...

*資料考證都從網路來,可能與現實有所不符



2

 

 

  第一天到軍校報到,首先就是體檢跟資料審核,攏長的程序進行完畢後,一群新生在操場上集合。

 

  烈日下迎接他們的無非就是一連串的長官訓話跟精神喊話。明台聽得很沒意思,他不喜歡那些慷慨激昂的陳腔濫調,然而,一個略沉的嗓音傳進了他的耳裡,那語調裡有一種飽含風霜的味道,他說的話既不老調也不浮誇,他聽起來像個真正的軍人。

 

  明台的目標聚焦在台上那個男人身上,豔陽太過刺眼,他看不清楚那個人的面容,但是可以看出他筆直的站姿,整潔的軍服在他身上有如畫龍點睛。

 

 

 

  明台坐在教室,跟新同學們閒聊,等著教官來,他清爽開朗的氣質很快就招來一群人,圍著桌邊嘰嘰喳喳。

 

  此時一位軍官走了進來,同學迅速歸位,這個人不用說話就讓使人肅然起敬,他一開口,明台就知道是剛才在台上的那人。

 

  明台仔細地觀察起他,這個人有一張圓臉蛋,一雙桃花眼含水含光,兩撇小鬍子掛在薄唇上方;這人看起來有一米八,但窄肩跟削瘦的身形讓他看起來嬌小了許多,但這一點都不影響他散發生人勿近的氣場。

 

  「我給你們三十秒,馬上到操場集合。」他一說完就立即轉身出門。

 

  所有人面面相覷,顯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命令給弄傻了,過了幾十秒才有人帶頭衝出去。

 

  等全班二十幾人到了操場,教官早已站定。

 

  「進了軍校,就要有自覺,」教官的眼神嚴厲地掃射每一個同學,他手背在後頭,緩步地走,「站沒站相,坐沒坐相。」

 

  所有人都屏氣凝神地等候,再也沒有人像剛才一般嘻笑。

 

  「剛才要你們三十秒到操場,」教官停頓了一下,看著錶,「你們總共花了一分三十五秒才全數到齊。」

 

  「在戰場上,多一秒,」王天風走到了明台面前,「就是死路一條!」

 

  王天風最後那句話是正對著明台的臉吼出來的,可是因為他前段話都壓地著嗓音,所以他聲音一出,全班都大力抖了一下,心驚不已。

 

  「現在所有人,多一秒跑一圈,計數開始!」

 

 

  今晚入睡前,明台窩在輩子裡傳簡訊給明樓,他現在全身痠痛,腿都快舉不起來了。

 

  明樓滑開了手機──"大哥,我恨你!我的老師是魔鬼╰(〒皿〒)╯"

 

 

 

  明樓看到簡訊忍俊不住,看到明台溢出螢幕的憤怒,讓他回想起初入伍的時候。

 

  明樓在巴黎上的大學,主修經濟、副修國際貿易;王天風主修化學。他們倆的生活圈基本上不會重疊,僅有幾面之緣,還是因為學校的體育競賽。王天風是擊劍校隊的重點選手,他打的是軍刀,明樓曾經看過他的幾場比賽,揮劈砍殺的氣勢讓觀眾目不轉睛,而且每一場都把對手逼到無路可退,明樓當時就心想──這個人肯定是憤世既俗的偏執狂,體育競賽被他弄得像殺人似的。

 

  所以當明樓在法國外籍兵團Castelnaudary的新訓中心報到,看到王天風也在場時,他似乎也沒有多震驚。當他走過去與王天風搭話,得到不近人情的冷淡後,回頭諷刺他幾句,並吵了起來時,他也沒很震驚。

 

  然而等他在半夜被一整桶冷水潑醒的時候,就非常震驚了。

 

 

 

  王天風回到辦公室,看了一眼手機。其實他很少用手機,也不喜歡社交軟體,他出生的時候,攜帶式的通訊器還是一隻黑金剛,不過十幾年,蘋果三星都有了。

 

  他收到的簡訊內容上寫──"瘋子,對我弟弟好一點啊,不然我大姊會對我怎樣,你也是知道的。"

 

  王天風很少發簡訊,也幾乎不用表情符號,但他這次心血來潮,發了個蘋果內建的紫色小惡魔過去。

 

  明樓點開了那封簡訊,又氣又好笑,但主要是被萌到了。

 

 

 

_________

*應該是會含有台風,雖然現在情勢未明,不知道要不要打TAG....
*軍校甚麼的我沒讀過,只是接受過類似的斯巴達體驗23333所以裡面寫的任何軍校體制一定有謬誤,目前設定就是老王是小明班級的主要指導教官這樣....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