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雙毒AU/ 硝煙不止1

*現代AU,傭兵AU,主雙毒,或許有台風

*這個腦洞很突然,沒有大綱這回事,所以會怎麼發展我也不知道...

*資料考證都從網路來,可能與現實有所不符

 


1

 

  王天風死的時候,就只有兩個念頭。他最後一眼落在明台臉上,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希望明台這輩子能安享晚年,下輩子別再落到他手裡。

 

  第二個念頭是在他心臟停止搏動的那一刻,他想著──預祝抗戰勝利,願他和明樓來生再不相遇。

 

 

 

 

  「我第一天入伍就被他揍,不反擊不是好兵,我也把他揍個半死,我們簡直第一次見面就槓上了,那時候只知道要往死裡打,甚至連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明樓愜意地坐在客廳沙發上,對以前參軍的事侃侃而談,「那個瘋子。」

 

  「但要是沒有他,我現在不會坐在這裡。」明樓目光悠遠地說。

 

  「在阿富汗?」明台聽的津津有味,兩眼放光地問。

 

  「對,」他看著自己的弟弟,緬懷地嘆了一口氣,「他沒有把我丟在山上。」

 

 

 

  明台在香港讀不到一年的大學,就被退學了,明鏡當然是火冒三丈,大發雷霆一頓,在祠堂裡怒問明台,明台就說了一句「我想參軍」,自然是把明鏡給氣暈了,把明樓、明誠叫來一起罰跪,顯然是把錯都怪在他倆給明台的影響──明樓在法國當過兵,明誠則是在國內做過職業軍人。過了一陣子明鏡氣夠了,再加上明台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軟磨硬泡甚久,明鏡才叫明樓安排,把他送去國內的一本軍事大學,前提是他要考得上。

 

  軍校的入學資格比一般大學還高還難考,她又給明台挑最好的那一所,明鏡以為弟弟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很快就會知難而退,誰知道竟給他考上了。

 

 

  此時明台正坐在客廳,饒有興致地聽他大哥回憶以前參軍的事蹟。

 

  他大哥的軍旅故事裡總有一個人的影子,明樓不願意提名字,卻老是喜歡講他的故事,一半在罵、一半在稱讚,讓明台對那人的身分好奇極了。

 

 

  「大哥,最後那個人去哪了?」

 

  「軍校吧,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是不可能安份下來的。」明樓對明台微微一笑。

 

  「喔……」話題一轉,明台賊嘻嘻地問,「那大哥你要把我送哪個班啊?可不可以女生最多的班啊?」

 

  「女生多不保證,不過大哥肯定給你最好的,到時候你去就知道了。」

 

 

  明樓之所以決定要把明台送到王天風那裏,一部分的原因是他覺得要學就跟頂尖的菁英學,另一部分是想挫挫明台銳氣;再說,這樣也不用再花錢打通關係。


 

 

  王天風坐在辦公室哩,瀏覽著新一期的學生名單,掃到明台的時候他頓了頓,內心總覺得怪異,於是就查閱了明台的身家資料。

 

 

  「騎雲,那隻蛇把他家的弟弟送來我這兒了,你說我是不是該好好帶他。」

 

 

  王天風伸手順了順乖巧地坐在他身邊的一隻德國狼犬,狗兒低聲嗚嗚地叫。

 

 


评论(2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