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ALL風/手足

*昨天發刀傷害自己傷害別人,深感良心不安,於是寫了一個不正經小劇場以示歉意......

*警告,不正經,三毒+誠風


1

 

王天風有時候覺得,雖然明台跟明樓沒有血緣關係,有些部分卻相似的令人吃驚。

比如說那個玫瑰的把戲、比如他們高明的交際手腕、比如他們風流的富家子弟做派,又比如那副霸道又自我感覺良好的個性。

 

 

「我覺得,你們倆真的很像。」王天風悠悠地開口,他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明樓書房的沙發上看報。

 

「誰?」明樓坐在書桌前振筆疾書,頭也沒抬地回道。

 

「你跟明台啊,果然是明家養出來的蘭草,一個比一個瀟灑不羈啊。」王天風不屑地哼笑了一聲。

 

「又怎了?」

 

「連告白的方式都大同小異。」

 

 

明樓震驚地抬起頭。

 

 

「跟他大哥搶老婆,真是沒大沒小。」

 

「誰你老婆!」

 

「破壞他老師的幸福,一點都不懂得尊師重道!」

 

「……」王天風忍著不把手中的報紙砸向明樓。

 


「你有告訴明台我們的關係嗎?」

 

「嗯,他說,哥哥跟弟弟搶情人,不知羞恥,天理難容。」王天風笑著說,「你說你們是不是很像?」

 

「……我要宰了那個臭小子。」

 

 

可我為甚麼覺得王天風也在藉機偷罵我呢?他就是太寵明台!明樓如是想。

 

 

 

2

 

「王先生,喝點茶吧,我剛才幫您泡了一壺春茶。」

 

「謝謝。」王天風啜了一口,眼神轉向阿誠,「你大哥跟明台又怎麼了?」

 

「王先生您也知道,」明誠揚起嘴角,「還不又是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麼。」

 

「哼,就沒一點安生日子,吵甚麼能這麼激動。」

 

「大哥說,王先生您穿長袍比較好看,」明誠的笑意更濃了,「明台卻說您穿西裝更好看,兩個人就辯論起來了。」

 

「……」我曹,兩個智障。

 

撇開那兩兄弟的幼稚言論,今天王天風的心情還算不錯,開了金口與明誠閒聊,「阿誠,你倒是從以前就沒變,喜歡隔岸觀火。」

 

「其實我也是有自己的看法。」

 

「甚麼?」王天風茫然地看著他,不懂他意有所指。

 

「我覺得,」明誠綻開了一個迷倒眾生的笑容,「王先生您穿甚麼都好看呢。」

 

 

就在王天風楞著一張臉的時候,明誠心裡又腹誹了一句。

 

要是王先生能穿上大姊的旗袍跟絲襪,一定更好看。

 

 


_________

*明.天然黑.誠心裡跟作者一樣汙(不)。春茶,就是我想泡你啊的那個梗hhhhh

*奕君兒的腿那麼好看,不考慮穿一下那種開高衩的旗袍嗎(作者有病

评论(2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