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蚱蜢不是梵谷殺的

Not Even Wrong.

水路

*突如其來的一篇文,第一次貢獻蟲綠,瞎寫幾把



Harry Osborn坐在轎車裡,皺著眉頭,突然推開車門把手,朝著三家髮廊中裝潢相對高檔的那家抬首闊步。

Felicia  Hardy嘆了一口氣,跟上他嬌小的老闆。

 

「麻煩盡快安排Mr.Osborn入座,他得趕去開會。」

 

櫃台服務員注視著Harry亂糟糟甚至有些結塊的頭髮,又看到他西裝革履無一髒汙。年輕的小姐直到被Harry的眼神一掃,才終止了興趣濃厚的打量,「沒問題。」她朝手上的無線對講機裡說道:「嘿,Spidey,你的顧客來囉。」

 

Harry Osborn以雙手插胸的姿態站在門口,不甚滿意地審視著髮廊內部。Harry Osborn當然有私人造型師,但他此刻沒有時間蹉跎,更不能在那群商業界大佬面前一身落魄、姍姍來遲,這可一點都不體面、不完美。他不情願地聽取秘書建議就近處理,換上備用的衣物,臉色僵硬地走進一家髮廊。這家店門面亮麗,內部乾淨整潔,員工忙碌地穿梭在一頭泡沫的顧客中。

 

 

一個穿著工作圍裙的青年頂著有些雜亂的棕髮,笑容和煦地快步走來,雙手迅速在工作圍裙上擦拭(Harry看著工作圍裙的洗髮乳痕跡癟了癟嘴)。

 

「您好,我是Peter,PeterParker,今天由我來為您服務,」Peter燦爛一笑,「請往這邊走。」 

 

這位自稱Peter Parker的人領著他入座,卻沒有馬上開始洗髮的步驟,而是將雙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需要按摩,快點洗洗。」

 

「你確定不試一試?可是我的顧客都可很喜歡喔。」Peter話語未落就先動作了,駕輕就熟地揉按著Harry肩頸相接之處那塊皙白的肌膚。

 

「我說不用──噢……嗯……」Harry冷漠的臉蛋忽地揪了起來,雙眼微瞇,像一隻還不確定對方敵友的貓。

 

「不錯吧?」Peter朝著鏡子裡的Harry歪頭,露出一個傻氣的笑容。「差不多五分鐘,不會耗您太多時間的,好嗎?」

 

Harry在他溫熱的手指按到穴道的那刻,早軟了腰,但Osborn的總裁只是闔上眼睛、從牙縫中硬擠出一句:「繼續。」

 

 

五分鐘既漫長又短暫,等Harry回過神,他已經平躺在附有沖水槽的躺椅上。

 

這是另一個隔間,Harry的右手邊陳列著同樣款式的沖水槽椅,只不過此刻空無一人。

他看著Peter在自己上頭忙碌──Peter在他胸前輕輕地蓋上毛巾,防止水珠與泡沫濺上,接著準備轉開蓮蓬頭──此刻才與Harry直視不諱的目光碰撞,「Mr.Osborn?我要沖水囉。」Harry再度闔眼。

 

Harry在溫暖的流水中打起瞌睡,耳際虛虛晃晃地飄著低柔的男聲,諸如──「水溫可以嗎?」、「您有一頭非常好看的金髮,Mr.Osborn。」「會太燙嗎?」、「我要沖水囉。」、「您看起來年紀跟我差不多,Mr.Osborn,我可以叫您Harry嗎?」、「這樣的力道可以接受嗎,Harry?」──恍惚中有那麼幾次,Harry頷首了,雖然輕微到難以察覺。

 

 

幾片柔和的燈光碎落在Harry濃密的金黃色睫毛上,顫動時像群星爍閃,享受的人睡著了,但Peter於第一眼,便見識過那片睫毛底下盛滿一池浮波蕩漾的瞳孔。

 

 

唔,Harry的眼袋也非常可愛。

(連結AO3,無肉,但有些不可描述...) 


____

因為很喜歡舊版蜘蛛人,倒吊著接吻那個橋段,以及殺死汝愛裡,Lulu含手指的那段,所以就生出了這篇文。

本來洗頭的橋段想寫一下Peter看著Harry的髮際線,一邊讚美美貌一邊道出人無完人(欸


评论(3)

热度(18)